›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8年10月01日

外太空的鄉愁 - 塵翎

嫁去德國的朋友,得到丈夫的寵愛,也生了孩子,似乎是生了根,但仍會感到一種難以言喻的寂寞。
有一次,她媽媽遠道來住了兩個月,弄孫為樂。媽媽走後,朋友在抽屜找到兩顆話梅,是媽媽為解途上的乏悶而捎上,見女兒在異鄉找不着這些小零食,特意把最後兩顆留下。朋友終於忍不住狠狠哭了一場,深深感受到離別的艱難。
就像一艘給拋擲到外太空航道的飛船,從此依着軌道走,遙遠的家鄉如地球一樣美麗,卻是回不去的樂土。失重狀態久了,再回去也已經找不着適應的航道。然而異鄉亦如外太空,四野無人難求共鳴,日復日年復年馳向遠方。這種心情,只有真正經歷過的人才能明白。
在外太空與家人的對話,是怎樣的對話?我非常在乎那種心情,如何向你傾訴外太空無重的種種,假若連想像也無法抵達?如何描述這無邊無際的寂寞,以及長夜的恐懼?就真的是「感覺良好」?這超越不了的距離,只屬於飛船裏的人。
偶爾我給朋友寄去一些中文書,讓她在茫然裏找回包袱。去國多年的詩人北島說過,中文是他永遠的行李。在那些漂泊的日子,只有緊抓着一種共同文化的氣息,讓人的根不曾飄遠。
天地對話,太空裏的人亮出一張小紙條,密麻麻寫滿了中文字,不知是否預早寫好的家書?在外太空看見中文字的喜悅,要比看見五星紅旗飄揚來得深刻。

塵翎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