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3月13日

社會的錯 - 左丁山

昨日本欄提及左丁山求學時代,常年給媽媽痛罵「冇用,蠢材,讀書懶」當時不以為意,久而久之,當阿媽唱歌。自己有了子女之後,有時也忍不住罵一兩句:「咁蠢㗎,懶鬼。」一些家庭朋友批評左丁山:「慎防損害兒童脆弱心靈,唔可以咁樣鬧仔女。」後來也讀些西方名著心理學入門之類,方知道西方現代教育下一代的理論,與中國傳統媽媽大為不同,香港人很西化,近二三十年來也接受了西方那一套,大部份揚棄了祖父母的打仔罵女的方法。
讀中學時,左丁山英文差,交composition習作,常給非常負責任的Miss Hong(據說是康有為的孫女輩)修改到「滿江紅」,也會給她點名指斥:「沒進步」。回家捧讀(繼而謄寫)老師的紅色墨水字,幾「臨表涕泣,不知所云」。
2000年,肥仔K在學校因英文成績出眾,給學校僱用為兼職學生導師,為來自東歐的學生修改英文作文,上任前接受學校輔導,其中一項必守的規矩是:「不准說學生寫錯,或完全修改其全部句子。」那麼怎樣指正東歐學生?肥仔K只能說:「這樣寫會比較好,你寫得不錯,很有進步,如果把句子修改為如下,效果會更好……」肥仔K後來對左丁山說:「假如學生不聽,也拿他們沒法子。」有些國際學生就是由頭到尾都寫不出一篇短文,難以升讀加州大學。」
我們幾十年前的教學法今天全無市場了,老師那敢得罪學生,若稍為嚴厲,學生家長小則到校長室投訴,大則寫信給吳克儉,令不少教師形成一種得過且過的態度「打工啫」,那有當年Miss Hong對我們學生那樣咬牙切齒,恨鐵不成鋼的心態。那些年,我們在學校給老師罰留堂打手板,媽媽知道了會再用雞毛掃再打,那像今天,知道同樣情況,媽媽便立即打電話找老師或校長質疑:「我個仔犯了第幾條校規,你有冇俾佢一個抗辯或上訴機會?」
香港今天無疑文明進步,人權有保障,警察不可橫行無忌,高官也不得高高在上,趾高氣揚。但同一時候,我們的下兩代卻似乎只懂爭取人權,缺乏個人包容和忍受逆境的修為,遇上一兩件不如意事,便出現情緒問題,極端的便自尋短見,全不把父母的苦痛考慮在內。講得多,大概只能說這是社會的錯,可嘆也。

左丁山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