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2月22日

由荃灣到中環 - 左丁山

1974年8月,左丁山自泰國讀完碩士參加畢業禮後回港,碰上石油危機及股市空前災劫,恒指由七三年的千七點跌至七四年年尾的一百五十點,市面愁雲慘霧,經濟頹敗,左丁山借打字機寫信求職(其實唔識打字,只係識南帝一陽指功夫)!打咗七十封信,只得兩封有回音,一間公司係捷和鋁廠,一間係海陸航運(Sealand),好似都係在青衣島,當時從旺角去青衣島見工,交通不便,搵咗好耐先至搵到,只是見咗一次就收到拒絕信。到十月初,好徬徨,老頭子唔出聲都知道佢十分失望,個仔好好地辭咗一份月薪二千元嘅高薪職位,走去泰國讀碩士,返嚟變成冇得撈嘞,老父唔失望就假。點知無心插柳柳成蔭,一日打開南華早報搵食版,見到中環於仁行一間公司請trainee,中環喎,急急申請,點知一見工就叫下星期返工,但唔係返中環於仁行咁巴閉,而係去公司下面一間荃灣工廠,日日有廠巴接返工放工,包一餐午飯,於是朝朝買個菠蘿包就上廠車到荃灣返工,心諗馬死落地行,一於騎牛搵馬(三十年後就知道年輕人思想不成熟,大錯特錯,可恨當年冇mentor指點)。間工廠叫做「中國染廠」,隔籬不遠就係大名鼎鼎嘅南海紗廠,大老闆唐炳源係新亞書院校董會主席,染廠對面就係南豐紗廠,有四五六廠,好多紗廠工人返工,那時候係香港紡織業黃金時代,股市大跌,與工業實業無關。

在染廠工作,原來要日日聞住啲氯氣Chlorine,十分刺鼻,左丁山對此好敏感,返工第二個星期開始咳個不停,係人見到都怕,在工廠行嚟行去學嘢,發覺保安員多是逃港難民,內有前國民政府軍人,十分反共,但同時有年輕工程師係留美學生,偷偷地在天台向一啲工人講授馬克思主義,情況幾複雜,左丁山主修經濟,唔信馬克思,與工程師辯論後發覺辯論無意義,因為成日咳,於是走為上着,到年尾收到銀行信講:「上次拒絕你,現在西營盤鹹魚欄分行有一空缺,你做唔做?」為之大喜過望,立即應承,聞鹹魚好過聞氯氣啦,於是如此這般就成為後來嘅賓架,以為自己好醒。三十年後碰番一啲荃灣紡織界出身嘅同學朋友,佢哋個個在工廠打工十年八年之後就辭職創業,自己開山寨廠,率之發達。現在可以年年捐錢畀母校。佢哋取笑左丁山老襯唔在荃灣捱多幾年,貪圖中環着西裝返工之虛榮,抵冇得發達,左丁山唯有苦笑。

左丁山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