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1月02日

蘋果樹下:孟浩然晚年不能吃魚 - 張傳倫

唐朝詩人王維、孟浩然齊名,史有「王孟」之稱。王維的生活狀況,遠比孟浩然好得多,王維有心想幫幫孟浩然,是從浩然四十歲開始的,這一年浩然到長安應進士不舉,到太學賦詩,詩成「一座嗟伏,無敢抗」。王維非常欣賞,為之延譽不遺餘力。某日,王維邀浩然到府衙做客,不久,玄宗駕到,浩然慌忙鑽進床下,關鍵時刻,王維聰明地意識到,改變孟浩然命運的機會竟是這樣不期而遇。浩然的詩名早已上達天聽,又趕上這位當今的皇上是很內行的文藝界的最高領導,大齡文藝青年孟浩然這一回有救了,王維當即奏明:孟浩然因恐冒瀆天顏,躲在床下。「帝喜曰:『朕聞其人而未見也,何懼而匿』?詔浩然出。帝問其詩,浩然再拜,自誦所為」,詩曰:「北闕休上書,南山歸敝廬。不才明主棄……」浩然誦出詩的第一句時,王維一聽就知道完了,及至誦出「不才明主棄」,觀聖顏已然變色,玄宗本來心情大好,龍輦出宮要與王維好好聊聊天,偏偏節外生枝,冒出一個孟浩然,這也無妨,興許還能添得意外的雅趣。王維最是鬱悶,你孟夫子哪怕情窘一時,想不起你的《宿建德江》也就罷了,省省心討個巧吟誦一聯:「氣蒸雲夢澤,波撼岳陽城」。或當不枉平生詩名,玄宗定然見賞,如何便道出了這首最不令皇上待見且微露寒蹇的牢騷詩篇,還好碰上的是玄宗這樣的儒雅領導,玄宗的批評不失天子風度:「卿不求仕,而朕未嘗棄卿,奈何誣我」。雖說未加責罰,「不用」已是最大的責罰。而孟浩然並非不欲求仕,否則無法解釋他四十歲了還不忘考取功名,學子落第未能入場,或係魁星之不照應,有時與學問高低所涉亡多,孟浩然有賴王維而親沐皇恩,得見天顏,可謂千古難遇,卻因為在那麼一個特別的情境下吟出了一首那麼特別顯得不靠譜的五言詩而至終生黜落於仕途官場,不能不說是浩然命運不濟,怨不得誰,只好「南山歸敝廬」了。
浩然毫無悔意,實不欲再趨輦轂。
唐玄宗開元二十八年,王昌齡南遊襄陽,訪孟浩然,相見甚歡。此時孟浩然患有背疽,在古代這是一種十分危險的疾病,孟浩然經良醫診治,病將痊愈,但須忌口,尤其不能吃魚,否則會危及生命。老友相聚,難得一見,浩然自然是盡地主之誼,設宴款待,席上觥籌交錯,相談甚歡之際,上來了一道襄陽河鮮絕品查頭鯿,魚味肥美異常,浩然恣情豪飲,醫囑拋在了腦後,主賓舉箸不停,大吃一通。對王昌齡而言,無疑是大快朵頤,孟浩然則不幸誤了性命,「浪情宴謔,食鮮疾動」,由是惡發了病疽,王昌齡還未離開襄陽,孟浩然就永遠閉上了詩人的睿目,終年五十二歲。後人說王昌齡心下很是愧疚,這話不錯,硬要說什麼王昌齡的愧疚在於「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是乃用典不類,大不通。相信王昌齡若知孟浩然有疾吃魚會死,絕不會讓他動一筷子的。

張傳倫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