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9年09月27日

不一樣的顏色 - 張灼祥(拔萃男書院校長)

○九年九月十三日經學長李致平引領,到溫哥華列治文區療養院探望已有七年沒見面的鄺耀鼎老師。
上一趟見老師是○二年四月在列治文的中餐館,是舊生的聚餐活動。那一天鄺老師精神挺好,身軀瘦削卻精神飽滿,其後兩年他都有寄來自製的水墨畫聖誕卡,看出他把西洋畫技巧應用到中國水墨上,中西合璧成功,畫出新景象來。
老師移民加拿大後,十多年來,這是第二次見他。早前探望他的舊生都說患上柏金遜症的鄺老師,近年書寫愈來愈見困難,開口說話也不易了。沒想到在護士把坐在輪椅的鄺老師推出來時,他笑容燦爛,像小孩般的開心,他緊握我手,他的那雙手是那麼有力,其後他在他的畫冊《山.水.庭園》上寫下我的名字時,顯得那麼吃力,筆都拿不穩,手有力,卻書寫不了,但他仍是一筆一筆把我的名字寫下來。
我們那一代上鄺老師的美術課,對他的教法,有點不明所以,初中上他的美術課,鄺老師會用英語說:「畫吧,畫吧,顏料不怕多,塗在畫紙上就好了。」
這樣子的畫法,屬前所未有經驗,對中學生而言,是創新的繪畫方法,大膽把顏料塗在紙上,或在空白畫紙上點上幾筆,竟有立體效果。
老師在大學修讀風景建築,應用到繪畫上,變成非一般傳統美術教師的教法,對我們啟發良多,把顏料自由釋放在畫紙上,竟有潑墨成畫的效果。
老師在療養院繪畫了大量油畫、塑膠彩畫,顏色鮮明奪目,線條有力,與他九十年代的水彩,加拿大洛磯山系列,對比強烈。那時老師年過七十,退休後心境平和,看山看水,悠然自得,那些素描,輕輕幾筆,把湖光山色的神韻都呈現出來。老師八十年代的水墨,用西方筆觸描繪中國風景,又是另一境界。
我們唸中學的年代,老師風華正茂,那時他的西洋畫,是現代派的西洋畫筆觸,我們可不懂得欣賞其中好處,及後老師轉往中大藝術系任教,畫作風格又起了變化,受中國水墨影響,中西融和,很是好看。
翻看由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出版的《山.水.庭園》,水彩那一輯最見韻味,與林風眠的風格雖然不一樣,意境卻是接近的。閒閒幾筆,卻可見老師作畫時的心情是美好的。水墨圖案組織見心思,為建築美學的伸延。版畫有日本畫的色彩佈局,老師另一種創新吧。倒是在我們唸中學年代,老師的畫作風格傾向抽象,難怪我們那時沒法明白布上顏料呈現的世界。近年老師轉用塑膠彩,顏色雖豔,卻看出老師心中充滿豐富色彩,流露出來的卻不一定是喜悅之情了。靈魂被困在日漸衰弱的軀體內,有著聖經所講「心靈願意,肉體卻軟弱了」的無奈。
老師對自己的作品,有這樣看法:對我來說,我的喜悅來自我繪畫,我不管畫出的是什麼來,就如旅行,過程比目的地更有趣。
鄺老師希望我們看他的畫作,欣賞他筆下的山水風景、靜物,他在繪畫過程,已有無窮樂趣。我們在分享他的成果而已。

對鄺老師認識有限,這些年來,看他的畫多於看他,與他談話機會絕無僅有,他青年至中年是一位愛打煲呔,穿著得體,留羊咩鬚的紳士,我們都說他是縮水版荷里活影星格力哥烈柏。老師就是愛微笑,大概知道他的笑最能打動人心,一如他的畫作,看著看著,真的想去印證他筆下風光如畫,是否真有其事。
是時候老師吃早點,我們得離開療養院了,老師乖乖的坐在餐室一角,由護士把食物一口一口的往他嘴裡送,老師看來心情很好,吃得挺開心的。

張灼祥(拔萃男書院校長)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