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0年06月20日

簡單的喜悅 - 張灼祥(拔萃男書院校長)

一年之內,在高球場上,第二趟打了個一杆進洞,一直不敢向外界披露,是一直有人在說:「他不可能那麼幸運的了,有等業餘高球手,一生也打不到一次,他不會有第二次的。」
說的可是事實,以我的普通不過球技,打三杆洞,一杆上果嶺已十分不易,還說一杆進洞,機會近乎零。幸運之神眷顧,一次已嫌太多,怎能奢望還會有第二次呢。
那天下午,與我一起打球的是好友超哥與Alvin,頭六個洞,打得一塌胡塗,說有多差就多差,連偶有佳作亦欠奉。這是一個怎樣的下午呢,該沒機會打好一點的了。
到第七洞,是個打下山坡的三杆洞,一百四十六碼距離,以我的能耐,祇能用四號小木頭。由我先開球,前六洞打得差,沒有心理壓力,隨意揮杆,球向果嶺直飛而去,在旗前停下來,繼續向前滾動,球向前行,成弧形線條,沒有碰到旗杆,跌進洞。球僮小靜第一個喊出來:「一杆進洞呀。」當然,超哥與Alvin都在場,見證此歷史時刻了。
竟然沒有特別感覺,談不上有興奮之情。大概第一次打了個一杆進洞,視之為奇蹟,不可能的事發生了(對大多數高球發燒友來說,一杆進洞等同中了六合彩,應該不是頭獎來的,但二獎三獎也好,心情該不錯的)。第二次一杆進洞,再沒有第一次那麼開心了,說到底,這不過是另一趟運氣特別好,不是球技好。
也真有心理壓力這回事的,往後的幾個月,每逢打三杆洞,都有不知該怎樣打的苦惱,而每一次都打得不好,不要說可以一杆打上果嶺,接近洞邊的旗杆了,連打上去的機會都欠奉,不是一次兩次打得那麼差,是接着下來的幾個月,打得一無是處。
都知道那不過是一場遊戲來的,每天一杆進洞的人何其多,每天在球場上認為自己天下無敵的人何其多。一杆進洞,有點得意是在所難免,那到底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成就,與眾球友來一次慶祝亦無不可,但最好還是早點把這「奇蹟」忘記,不要再有任何心理壓力,就像這一次打了一個好球,一個壞球,下一次站在發球區揮杆,在球道上揮杆,在果嶺上推杆,就看那一杆是否打得好,推得好。往績是好是壞,不管用的。

張灼祥(拔萃男書院校長)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