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10月07日

馬路上的貓屍 - 曾志豪

那晚馬路如常繁忙,私家車如常無耐性爬頭,突然前方車輛左側,好像橫飛出一件黑白色的東西,夜太黑,我看不清楚,感覺那東西好像在半空翻了個筋斗,似是活物。跌在馬路上的,竟然是一隻黑白相間的貓!
前面的車,撞到貓了。
貓四肢痛苦抽搐,手腳用力在空中劃着無意義的不規則形狀,每一下的掙扎都伴隨噴濺的血。原本乾燥的柏油馬路,流淌着隨意的血跡。
撞貓的車沒有一刻猶豫便跑了,留下一隻不知死活的貓在我車前。太座急叫:用架車擋住隻貓。
我亮了死火燈,硬生生攔了半條路,後面的車響號怒吼,但我只是望着車頭的貓,後肢時而無力的抖動,如果這是哀鳴呼救的動作,誰能救助?一分鐘的時間,牠好像完全靜止。死了嗎?我該怎麼做?我攔住了一整條路,有的士司機在旁邊經過時,瞄了貓一眼,憤憤的說:隻貓咋,你駛唔駛阻住條路啊?
我打電話問動物義工,他說如果要救,可送去深水埗急救診所,但躺在血泊中的貓沒有反應。我擋在貓屍前,再沒有任何拯救的意義,但我清楚一旦移開汽車,貓屍便會被疾駛而過的車輪路葬直至與馬路融為一體。我不是聖人,但那刻無法離開。
所謂拯救,其實很多表現形式。上次我救回一條遇到車禍的流浪狗,是生命的奇蹟;這次救不了貓的生命,但至少保留全屍,讓牠免受第二次痛苦。我有點明白為甚麼動物會守護同伴的屍體。
我要稱讚接報到場的警察,他讓我們離開,並承諾:放心,警車會擋住條路。
對屍體的尊重,其實也是對生命的重視。
目睹撞貓不顧而去的車輛,你還相信每次車禍發生,司機總是辯解「為咗避狗」的借口嗎?

曾志豪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