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09月22日

一萬元的戰爭 - 曾志豪

我低價買了股王騰訊,最近升到火箭發射般高遠,內心一陣狂喜。
拿出算盤一計,甚麼?這隻股票升了幾十元,我原來才賺了一萬幾千。
我明白,因為我購入的股數少,只有寥寥三手咁大把。三手股票當然只能為你帶來一萬幾千的收入。
但我就是心生不忿,唔抵啊!一隻股票升咗幾十元!我又食正這個浪潮,居然只能賺得一萬幾千!實在太浪費了!
有人安慰我,一萬幾千也是錢,而且是你的淨收入,應該感到滿足。
我悻悻然反駁:升到歷史新高都只係賺得萬零蚊,覺得自己暴殄天物啊!
然後有個智慧人出來主持公道:如果隻股票倒跌四十幾蚊,咁你點算?
我第一時間反駁:「你把烏鴉口咪亂嚟!如果真係跌四十幾蚊,我仲唔X街?大嗱嗱無咗成萬幾銀!跳樓都唔掂!」
講完我才發現自己的可笑。如果升了四十幾蚊,我覺得那個升幅「一萬幾千」太少,無肉食。即是說,一萬幾千於我何用,猶如浮雲。
但如果是股票下跌,而我慘輸四十幾蚊,則那個損失便變成「無咗成皮嘢好肉赤」。
照計如果「一萬幾千是浮雲」,為甚麼我又會為虧蝕的一萬幾千而傷心難過呢?
這當然便是人的貪婪。
想得到得到了嫌少,總覺自己應該可以攞更多。那些霸佔官地的業主,本身的樓房面積已經大得驚人,即使不霸官地也是三代同堂無憂。但為何仍要霸?因為得到的永不嫌多,只會覺得自己霸得太少。但如果你要拆掉違規建築,就像割了他的肉,要了他的命。
追討賠償永遠不會嫌多,總覺賠幾多都是一筆小數目;叫你捐錢便不同,每一分一毫都像慘遭放血。
政府搞基建超支追加撥款,好像那些錢都是細數目,好輕鬆;要政府撥款搞好退休醫療房屋,錙銖必較,搞唔掂,下回分解。

曾志豪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