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1月03日

是看極光還是燒香腸? - 曾志豪

芬蘭重頭戲,當然是看極光,出發前已經知道這是和真愛一樣,可遇不可求。即使你花再多的價錢花再多的時間,也不代表你能得到。相反,有些人誤打誤撞,一抬頭,唉喲,怎麼天空這麼漂亮啊,原來他就看到了極光。

出發前也聽過許多看極光的鬧劇,譬如遊客苦等半晚除了電筒的光便啥也看不到,結果感到被騙,毆打導遊。

你毒打媒人一頓,也不可能找到女朋友啊。我記住了,真愛等於極光等於無保證。

那個晚上天氣大晴,KP指數高,導遊都說難得好天氣。摸黑出發到湖邊森林,遠離城市的光害。到埗時伸手不見五指,每組獲分發一盞頭燈,幽暗燈光照着伸向天空似要抓住甚麼的枯枝,很有一點冒險感覺。

那個湖早就結了冰,我們其實是在一個巨大的溜冰場上踱步。不過想到冰下面本是湖水,居然有一點膽怯,任何風吹草動,都怕冰面裂開。

已經換了厚厚的專業保暖衣,但那天晚上負13度,夜寒襲體,一雙腿簡直像插入冰格的兩條冰棒。抬望眼,滿天星星,黑布上的閃石,格外耀眼。但我們要看的是極光,究竟在哪?

冷得讓人受不了,導遊生了兩堆火,團友馬上見縫插針,恨不得把整個肉身都在火堆烤炙。導遊熱情倒熱茶燒香腸,但極光呢?無人介紹甚麼情況,也無人引導應該向甚麼方向看較好。傳說中的「導遊會根據不同情形轉地點追蹤極光」的動作也沒有出現。難道我們就在火堆呆等?

好一會,導遊叫大家到冰面集合影相,肉眼所見,背景就是黑壓壓的森林,拍甚麼?莫非極光已經在我們烤香腸的時候出現了?後來相片傳過來,天空有點淡淡的綠色,原來我們已經在極光之下。可是啊,整個行程,只有凍是真實的,香腸也是真實的,而極光,果然就像真愛,原來已經來到面前,但我們懵然不知。

曾志豪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