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05月21日

談經營舊書店 - 李文機

《雨果的巴黎奇幻歷險》劇照

大約二千年左右我真的打算開一間舊書店,資金不是主要難題,我只怕貨源枯竭,好書日少,所以還是開不成。不過眼見比我年少的後輩也開了店,似乎當初是過慮了;現在我已經成為傷殘人士,更加不可能開店了。開舊書店原初只是想以低價第一手截獲老一輩人的好書,想來用開店的錢買,不但省卻營業的麻煩,也省卻營業的本錢,開不成也不是甚麼可惜的事,只是一個城市少一間舊書店,就少了一道好風光罷了。
開舊書店很看重買手的眼光,除了市場觸覺之外,也要知書的優劣。收得太多沒有價值的書,書店就不值得看,而這些書亦會變成滯貨,既佔了地方,亦阻慢資金回籠。近二十年出版的書,無論是中文還是英文,很多都有變成滯貨的潛質,行一轉書店就明白。
古代經營舊書生意要求更高,要懂目錄學和版本學,如果要謀取暴利,甚至要懂作偽,例如挖走明翻宋本的書牌再染色冒宋本。其他的服務例如為不齊全的書配補、修補破書、重裝等等,由知識到工藝都有高要求。現代只是一買一賣,目不識丁也可以經營,只當賣破爛的小生意做,很容易。
如果容我不計盈虧在今日開一間舊書店,我不會滿足於一買一賣。現在看書的人日少,買書的人更少,紙印的書如果要生存下去,只能跨過單純傳遞資訊的功能,變成工藝品,恢復古代書籍提供的審美功能,否則必然要被淘汰。外國的書商大概也看到這一點,例如企鵝叢書新印的古典,都改為精裝書,封面也用心設計,雖然我一點也不喜歡,更加不會買。中文舊書之中,上世紀五十至九十年代中國出版的文史哲書籍很多都是鉛字排印、鎖線裝,這些書內容價值高,很有改造成精裝本的潛質。如果我要開書店的話,裝訂精裝本方為主業。
當然,用料和手工都會很考究。你看一看公共圖書館或香港各大學的圖書館,就知道甚麼是垃圾級水平,可以說:每釘裝一本書就等如毀一本書,每釘裝一本書就為世界帶來一個遺憾。所以我逢人都說:有好書千萬不要捐圖書館,要賣去舊書店,因為肯花錢買書的人都是愛書人,我沒有見過圖書館職員愛書,毀書就見得多。在書脊那邊打三眼孔穿線、書口天頭地腳三邊裁書、貼條碼、蓋印,再加個膠皮封面,一本好書就毀於一旦。我情願一把火燒了算,死也要死得有尊嚴。
開書店而兼賣咖啡、小食我一定不會做,要吃東西請移玉步,我最怕一隻肥膩的手亂翻書。這種惡俗的生意念頭都是這二十年才有,從前的人不至於這麼淺薄浮誇。
再兼營藏書票就更完美,如果有能夠畫出上世紀初風格的版畫家參加就更好,版畫家加小型印刷機,為客人度身設計藏書票,聽下也興奮。
不過這種清福香港人應該無從消受,不要發夢了,準時上班,準時交稅,準時供樓。

李文機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