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2年10月19日

有時「負負得負」 - 李碧華

剛想研究負離子的種種,有人去負離子直髮和做了昂貴的treatment。看着不對勁。花上千多元,人家做了,頭髮又長又直又順,雖然一眼看出是後天加工,並非「天然美」。但也算有效。
其實不是所有人做負離子直髮都好看。基本條件是有足夠的頭髮──如果金毛薄、弱、稀、少、短,做了之後,就更「削」。還有,頭型不好,或扁,或平,或小,因太貼了,自暴其短。
負離子那麼貴,不可捉摸,又莫名其妙,有時不能提升,你以為負負得正?不,「負負得負」。
常洗頭,自然風乾,凡塵最好的洗髮護髮素,是「血氣」──一個人血氣足,心情開朗,一切都好起來,包括皮膚。頭髮遠離「毒藥」,少電少染,便不用花高昂代價去補救。為甚麼還有人不明白?
× × ×
追溯:讀者Carris追問我一篇稿,開首是「世上最遙遠的距離……」,十多年前舊作,我一時想不起。幸好編輯部的F是小電腦,她找到《鏡花》一書。句子是「世上最遙遠的是已變心男女眼睛之間的距離。」─追問舊作為了甚麼呢?我不知。也許C有她的意義。

李碧華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