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11月01日

「窩囊廢」與「窩囊肺」 - 李碧華

「窩囊」一詞已夠羞辱了吧──「這些窩囊的建制奴才只懂吮癰舐痔吹牛拍馬求上位。」/「他窩囊了半天羞愧地道:我實在無能為力!」/「這個人我們永不合作,太窩囊了,得過且過要求低,全無承擔力和責任感。」……
但「窩囊廢」更不濟,是那個「廢」字,一絲改進的希望也欠奉,等於行屍走肉,但求呼吸,可扔到垃圾堆填區去。
市面上有哪些高薪優職,由納稅人公帑飼養又一事無成的窩囊廢?隨口都數到一大堆,你說呢?
「窩囊廢」是句方言,原來亦作「窩囊肺」,我就有點疑惑了。雖常諷刺人「用肺講嘢」即「滿嘴廢話」,但見老舍作品有謂「窩囊肺、死魚頭」一類惡名,很好奇。
據說從前有個賣萵笋的孤兒,人稱「萵郎」,他愛上了白兔妖,後來又研製了把豬心肺等廉價食材炒得比肉還香的菜式,名曰「萵郎肺」──這太穿鑿附會了,我才不信。反而清末民初四川一對夫婦小菜很出名,但「夫妻肺片」是沒有肺的,用的都是牛頭皮、牛心、牛舌、牛肚……薄切炮製,麻辣鮮香。牛雜是「下欄」不值錢,初稱「廢片」或「燴片」,後有食客認為不雅,送上金字牌匾改稱「夫妻肺片」,聲名大噪至今。

李碧華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