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2月20日

船上第一天 - 李純恩

在烏斯懷亞的港口看見一艘三千遊客的大郵輪,在大郵輪旁邊有一艘只能載客198人的小輪船,這艘叫Ocean Diamond的極地科考船,就是我未來八個晚上的居所。南極洲有規定,超過五百人的船只能行經,不准登陸,想登陸只有坐小輪船。
下午四點上船,一個多小時之後起程,船上先來了一次海難演習,大家都知道了一旦出事的逃生路線,然後就分發在南極登陸時穿的「衝鋒衣」。然而我最關心的是什麼時候可以拿到暈船藥。
上船之前已經在耳背上貼了一塊防暈貼,有經驗的人說,連貼帶吃藥,效果更好。於是我就信了,在開船之前先貼了防暈貼,然後打算上船再問醫生拿防暈藥,其實我也已經買了防暈藥,但有經驗的人說船上的藥效力好得多,所以一上船就惦着這件事,連晚飯也沒吃踏實。終於廣播裏宣佈,說醫生已經開始派藥了。馬上去排隊,拿了幾顆暈船藥,碰到一個有經驗的人,見到我耳後有貼,就說不能又貼又吃,這樣是不對的。聞言便把耳貼撕了。六神無主的人就是這樣,專聽人說,尤其是有經驗的人說。
吃了藥便回房,船也出了內海水道,正式進入大海,船有點搖了,想起以往種種關於南極大風浪的傳說,尤海中出現了二十世紀初英國探險家史葛船長形容的那種三十五呎巨浪撲向輪船的情景,舷窗外的海浪聲似乎也特別響亮,幸好此時藥力發作了,眼重人軟,倒頭睡去,不醒人事。這藥果然厲害,連夢都擋掉。

李純恩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