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2月08日

好難搞 - 李純恩

曾志偉被大陸官媒訓斥,說他做了四年江門政協,卻一次會都沒有開過,影響惡劣。志偉得知,說不好意思,打算辭職。
其實辭職就辭職了,不過是個虛銜,而且這個虛銜用廣東話諗出來總有點奇怪,「江門政協」,呵呵。
跟電視台的朋友吃飯,說起有一次他們接了江門市有關部門的委託,做一台宣傳江門的現場節目。對電視台來說,這是一樁收入不錯的生意,但在為這個節目想名字的時候,卻難倒了所有創作組的同事,因為既然是為江門搞喜慶,節目名一定要有「江門」二字,但江門二字一上榜,感覺就怪了:「歡樂滿江門」?「星光熠熠耀江門」?「江門繽紛晚會」?「江門加油」?「江門不夜天」?「萬千星輝賀江門」?「為江門打氣」?江門真係好難搞。朋友說到此處,已滿桌笑聲,結果大家竟忘了問他們最後如何定案。
於是有人說既然粵音「江」「肛」不分,江門人為什麼會給自己的地方起這個名字,自己搵自己笨?這倒令我想起有一次回上海,碰到一個漂亮文靜的女孩,家裏是廣東人,雖然從未到過廣東,但也跟家中老人學了一口舊式廣東話,那日跟她喝下午茶,試用粵語溝通,果然流利應對,用詞溫婉,惟說到美國籃球比賽的啦啦隊時,她突然來了一句:「嗰啲女仔扭屎忽花真係好犀利。」我看她一眼,心想她家老人平時就是如此,不知屁股,無論肛門,只說屎忽。於是她也這麼說了。由此令我想到,從前──也就是江門起名之時──廣東人尚未習慣將身體那個重要的後門稱為肛門,而是直呼屎忽,(便如今日香港電視台新聞報道員不說「水泥」而稱「石屎」一樣),起地名之時自然也無顧忌,見地勢如江流之大門,便江門了。豈又想到日後會連累那麼多人那麼多事!

李純恩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