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6月27日

民族性 - 李純恩

趙崇基去古巴旅行,回來跟我大讚好玩,說古巴雖窮,古巴人卻友善開朗,令人欣喜。我說,這就是民族性了,拉丁民族熱情奔放,樂觀面對生活,他們沒有受過什麼「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之類的文化熏陶,腦子裏也少了羈絆,整天樂呵呵的,讓來自標榜「苦難深重的中華民族」的人見了,好生羨慕。
這幾天看陶傑連日闡述「民族基因論」,很是有趣,便想起跟趙崇基的對話。「民族基因」是追得到根源的。這種事情,照中國話說,就是「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什麼樣的水土環境,出什麼樣的物產,什麼樣的物產,養什麼性格的人種,有的地方崇文,有的地方尚武,富庶之地的人圖安逸講道理,生活環境惡劣的地方出盜賊興搶掠。代代相傳,便成基因,形成性格,養成習慣,有的民族浪漫,有的民族悲情,有的民族精細,有的民族粗糙,於是有了不同程度的智慧和價值觀,造就了南轅北轍的「民族性」。
即使不說人種不同,就算同文同種,大家都叫「中國人」了,不同地方的人也各有不同的基因,這才會有的地方出文官,有的地方出武將,有的地方出巨商,有的地方出師爺,拳匪響馬叢生之地,也容易出皇帝。說到底,也就是因為水土不同,生活環境不同,養成了不同的性格,培育了不同的文化和智慧。中國人之所以複雜,就是因為雖戴了一頂「中華民族」的大帽子,實際上卻種類繁多,基因繁雜。比如上海人跟北京人,成都人跟重慶人,杭州人跟蘇州人,諸如此類,都能找出不同的性格文化,若不是在一個國家裏,便也可以稱作不同的「民族基因」了。所以,中國人不團結,喜歡互鬥也是應份的,種氣太複雜,那其實也就是各種不同的基因對抗。便如法國人不妥英國人,英國人不妥俄國人,俄國人不妥德國人,德國人不妥希臘人,一樣。

李純恩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