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12月04日

粥水維生 - 李純恩

進醫院做腸鏡檢查,之前有些準備工夫,那就是不能吃這不能吃那。到了臨檢查前一天,只許吃粥喝湯,都是流質,固體食物不准下肚。
那天正好外甥夫婦從新加坡來香港,請他們在中環吃午飯,我預先去附近的「生記」買了一大碗白粥,拿到餐廳,看着周寧陪着小夫妻吃澳洲和牛吃挪威三文魚,我在旁邊吃一碗白粥,好在「生記」的粥底做得好,軟綿有鮮味,嘴裏有些味道。一頓午飯吃了一個多小時,臨走撒了泡尿,一碗白粥就此消失了。
然後去「文聯莊」買紙筆,又去「文華樓」裱字畫,耗了一個多小時,腹飢難耐,好在來來去去還在「生記」附近,又走進去,周寧叫了一碗魚片豬膶粥,我還是一碗白粥,又叫了一碟油條。吃白粥,把油條泡在粥裏,嘴裏吃得淡了,就咬一口油條,只是嚼嚼,不吞。又拿些魚片豬膶粥的粥底吃,味道比白粥勝了許多籌,吃得出魚鮮和豬膶香。明明吃來吃去都是粥,卻又像吃了魚片吃了豬膶吃了油條,突然之間,就有了吃「分子料理」的情趣,而感覺比吃那一口口的泡實在得多。
如此挨了兩個鐘頭,粥水又消失得無影無蹤,是時候到醫院報到了,卻餓得有點精神疲萎,於是先去醫院附近的「正斗」,當然又是吃粥。這次學乖了,叫一碗牛肉粥,一邊喝粥水一邊嚼牛肉片,嚼嚼吐掉,一碗粥吃完,旁邊還多了半碗牛肉碎,感覺比吃白粥好太多。
然後就進了養和醫院,辦完手續住進病房,靠在床上寫稿,想想一整天靠粥水維生,腹中頓時空虛,頭暈眼花。

李純恩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