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11月23日

嗅覺記憶 - 李純恩

「小母牛」網站圖片

我家對面的苗圃已經開始進貨聖誕樹了,高高大大的雪松從大貨車上抬下來,一棵棵放進露天小廣場,小廣場裏頓時充滿了松樹的清香,每年聞到這陣清香,也就知道一年到頭,聖誕節快到了。
嗅覺的記憶很有趣,也很準確,鼻子聞到一陣味道,可以把人一下子帶到一個記憶中的場景,比如有一年在雲南,第一次到麗江,那天去一間小學探訪,學校的學生為了歡迎我們,採來了許多松針,一片片撒在操場上,像鋪上了一層綠色的地毯。空氣中充滿了松樹的清香,我一走進去,聞到那股清香,雖然身邊敲鑼打鼓十分熱鬧,但突然之間就像在一個寧靜的下午走進了香港家對面那個聖誕節前的露天小廣場。直到有人拍我肩膀,才忽地醒來,那一陣時空穿梭,迅速之極,全因嗅覺喚起的記憶。
嗅覺可以令人記起某些場景,反過來,許多場景即使沒有味道可聞──比如電影畫面──但也可以令你記起一些聞過的氣味。推而廣之,文字也是這樣,比如看莫言的書。看莫言的書我總覺得聞到臭味,這種臭味來自中國農村特有的那種環境,你只要去過中國的農村,就知道我在說什麼。這當然是莫言文字的功力表現,可以在字裏行間令人確切感受到中國農村的氣味;不衞生的臭味,屠宰的血腥氣──,但看書看得聞到臭味和血腥氣,畢竟是令人不舒服的,但他還如此獨沽一味,令看他書的人好像永遠被困在那種氣味之中。所以,儘管他得過大獎,我還是不喜歡他的書的。
嗅覺很主觀,香臭都有人喜歡。但嗅覺記憶很客觀,不管你喜歡不喜歡,只要聞到了味道,喚醒了記憶,那個場景一下子就出現了。

李純恩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