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9月08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黑色情緣 - 李純恩

法新社

非洲人在北京開大會,受到熱情接待,大會主席台上黑鴉鴉一片──這是客觀陳述,不帶什麼歧視,左膠們少安勿躁──中非友誼在600億美金墊底之下高唱入雲,場面喜慶,令人高興,也令人眼熟。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時候,中國已經打非洲人的主意,雖然當時自己窮得要死,但依然勒緊褲頭支援非洲人民,噓寒問暖,送錢送糧,最出名當然是那條「坦贊鐵路」,出錢出力,收買了許多黑兄弟的人心。到後來,中國要加入聯合國了,聯合國大會上一表決,齊刷刷舉起來表示同意的全是黑手。這倒也不是中國人特別喜歡黑手,但當時中國天涯比鄰、海內知己,基本上都在非洲,要想找幾隻白手不容易。最後中國便在這些黑手的幫助下進了聯合國,入了安理會。
那時候中國街頭看見的外國人也以黑人為主,北京的外國留學生大多是黑兄弟,在京城學得一口胡同串子,閉着眼睛聽他們說話,都像北京公共汽車上的售票員。外國輪船上的海員也都黑漆漆,有幾個黑兄弟真心崇拜毛主席,毛主席像章不是別在外套上,而是生生別在結實的胸肌上。這樣的事情給中國人民知道了,激動得不得了,都想跟黑兄弟做親人。當然,中國人的毛主席像章還是別在外套上,沒有學黑兄弟那樣別在胸肌上,因為痛。
那是中非友誼最高潮的時候,令中國人有「我們的朋友遍天下」的亢奮,只要看見黑人就覺得親,所以美國的馬丁路德金遇刺,許多中國人也跟着傷心,只因為他是黑人。那真是一個單純快樂的時代,中國人一見黑人就樂。本來以為這種時代一去不復返了,不料今天又重演。可惜現在習主席不出像章,不然給台上那些黑兄弟一人發一個,由津巴布韋那個穆加貝帶頭,都把像章別在胸肌上,全台煌煌,喜氣洋洋,那就一定更加激動人心。

李純恩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