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7月02日

二十二年 - 李純恩

六月三十日,有線新聞台播九七年六月三十日舊片,彭定康告別港督府,降旗,下雨,肥彭神情凝重,太太和兩位千斤在旁也臉色戚戚然。

恍如隔世。

那一晚,約了曾江、焦姣、鄭佩佩等朋友在家看電視轉播,看大雨滂沱中英軍撤出,解放軍進駐。不由想起小時候聽外婆說,一九四九年五月某晚,聽見馬路上有聲響,她偷偷揭開百頁窗往外張望,只見大批國軍從樓下經過,看到燈光從窗內透出,有個當官的舉槍示警,外婆連忙將百頁窗合上,不敢再多事。一夜忐忑,第二天清晨推窗一看,馬路上已睡滿了進城的解放軍。余生也晚,我沒見過那種場面,但九七年六月三十日卻在港趕上了,看着解放軍車隊進港,就想起了外婆說的舊事。

那天晚上一邊看轉播一邊討論過了這一天,之後的香港會變成什麼樣,各種預測都有,相不相信鄧小平的都有,有樂觀有悲觀,只是在座的誰都沒有過像我外婆那樣的經歷,樂觀也好,悲觀也罷,其實都很茫然,都沒準頭,不過是說些連自己都不確定的閒話。如今再回想,那些話都太過輕飄飄了。

如此便過了二十二年,天翻地覆,一言難盡。肥彭尚能飯,罵他「千古罪人」的人倒死了,他那兩位盡得香港人歡心的女兒,也都四張了吧。

李純恩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