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12月02日

美人生鬚 - 杜杜

《意大利式離婚》劇照

男士下廚,女人生鬚,都可以列為另類性感。正是鐵漢柔情,巾幗鬚眉,妙在反襯。
一個男生忽然穿上了圍裙,斬葱切菜,打蛋調味,一雙手往返於砧板和灶頭之間,靈動如同燕子,叫一旁靜觀的女友看了不禁浮想聯翩。至於女人生鬚,則說來話長。
看名家小說的一大樂趣是看他們如何捕捉美人的千姿百態。有一種寫法是根本不直接一一描繪美人的眼睛鼻子,而是描述她四周的人物在看見她之後作出的反應:或驚嘆,或迷戀;這樣側面烘托,把大量的想像空間留下來給讀者。「石頭記」八十回中自是美女如雲,曹雪芹的創新是敢於點破:他把美人的缺點也照樣描繪並列。這樣寫法有雙重效果:黛玉湘雲都是真有其人的血肉之軀,而且她們的缺點反而成為美的特色。黛玉的病態、寶釵的微豐、鴛鴦的雀斑,都是例子。其中最特別的是湘雲的咬舌,即廣東人說的黐脷根。這本來是很煞風景的事,而且湘雲說話最是口直心快,看到了寶玉把「二哥哥」說成為「愛哥哥」,反添嬌憨之態。而且湘雲的體態生得蜂腰猿臂,鶴勢螂形,性格則「生來英豪濶大寬宏量,從未將兒女私情畧縈心上」。在第四十九回「琉璃世界白雪紅梅」中她更索性打扮成一個小子。有趣的是一次寶玉躲在花叢中,只露出了臉孔,被錯當作女孩,而賈母也說寶玉終日和女孩相處,毫無機心,莫非是女孩托生的。史湘雲和賈寶玉這樣的陰陽對調,卻又剛好成為天生一對。
「意大利式離婚」(1961)這部電影裏面,男主角因為忍受不了妻子的需索無度,決定把她幹掉,移情別戀。這妻子生得濃眉大眼六角臉,一看便知生命力特別強盛。但更加抵死的是導演大筆一揮,在這妻子的上唇加添了兩撇鬍子,叫人心照不宣。俄國文豪托爾斯泰早已別開生面,在他的小說中來一招美人生鬚;這在他全然是力求寫實,反而轉為新奇。「戰爭與和平」裏面的麗莎公主是個活潑可愛的小美人:「她的嘴唇上淡淡的長着一抹微黑的毫毛,小小的上唇遮不住牙齒,嘴唇微張,當上下唇抿到一起時,格外顯得可愛。」麗莎的缺點反而成為她獨特的魅力。「安娜卡列尼娜」裏面的安娜是個美人。她在火車站初出場托翁便描繪她明亮的眼睛和微笑彎曲的嘴唇,捕捉她那「被壓抑住的生命力」。要到了書中的第七部,托翁才描述一幅意大利畫家替安娜畫的畫像:「這不是畫,而是活的嫵媚的女子,有捲曲的黑髮,袒露的肩膀手臂,長了細毫毛的嘴唇上有沉思的笑意。」這樣曲折地輕筆暈染,安娜的美更為立體,浮現紙上。真的是一代寫實大師。
電影「祖與占」(1962)裏面的凱特也來個女扮男裝,畫上鬍子和祖與占上街,居然沒有被拆穿。祖與占莫名地受到感動。原著裏說凱特「有寬濶的肩膀和纖窄的臀圍,驟眼看去像是個男生。」凱特性情剛烈,她的配偶祖則柔弱順從,分明又是一對陰陽對調的絕配。

杜杜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