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6月30日

吃飯與抗議 - 杜杜

網上圖片

特朗普在國外國內的一片道義譴責聲之中結束了拆散家庭的移民政策,但仍堅持零容忍的立場。如今最令人頭痛的首要急務是如何安排分散了的父母子女重聚,因為這二千五百多名兒童分散美國各地,多數下落不明,只有幸運的少數能夠和父母團圓。聯邦法官已經下令要特朗普政府在三十日之內將被隔離的兒童交還父母,至於五歲以下的兒童則更將期限縮短至十五日。即使真的能夠實行,這樣的補救措施已經太遲,因為兒童所受的心靈創傷長遠而難以磨滅,難怪民眾的反應異常強烈。特朗普此舉是否合法眾說紛紜,有爭議的餘地,在乎發言人的政治立場和利益所在;反正已經有十七個州起訴特朗普的拆散家庭移民政策有違憲法,且看後事如何。至於此舉是否道德,則無庸置疑;恐怕只有喪心病狂之徒才會口吐傷害兒童是合乎道德的謬論。
講法律打官司是文鬥,引經據典之餘,還得依靠捉字虱這種扭紋縮骨的絕技,而且花費的時間較長,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但是民間的鬥爭方式則直接痛快,幸好還是止於君子立場,動口不動手。像白宮高級顧問兼「阿侵」首席文膽米勒這位猴臉小生在餐廳吃飯,就被人當面稱為法西斯主義者。他也沉得住氣,不立即作出回應。白宮發言人桑德斯在一家紅母雞飯店吃晚餐,收到店主禮貌的逐客令,她倒也從善如流,安靜離開。店主只是對桑德斯說:「我們的飯店會堅守一些原則立場,如忠信、慈悲和共存。」店主事後並且公開解釋:「我並不喜歡和別人面對面攤牌。我有生意要做,當然希望生意好,但是在這民主社會我們有時候為了道德立場不得不作出一些困難的決定。」換言之,店主在說明自己的決定並非是為了洩憤,而是冷靜的表態。桑德斯雖然安靜離開,事後卻在推特批評店主,不過並沒有告店主意思。而且美國餐廳的確有權拒絕顧客,只要不是基於種族或宗教歧視。
國土安全部長妮爾遜在一家墨西哥餐廳吃飯,一羣積極份子聞風而至,對着她高呼:「可恥,可恥。停止集中營。你的薪水有幾多?小孩不能安心吃飯,你也別想安心吃飯。」當然最諷刺的是她居然會在一家墨西哥飯店吃飯。你更加要佩服她的能耐,面對長達十多分鐘的高呼指責而面不改容,照吃如儀。
即使特朗普也不能免。有記者向他發難:「總統先生你自己也可有子女!」這一類的聲音看似無效,甚至愚蠢可笑,但是依然是必須的。民主的力量靠的就是這些聲音:忠實的新聞報道,和人民發表意見言論的自由。人民固然需要依循法律去爭取正義,但是民間團體即興發出的聲音也是必須的。連這聲音都禁止了,獨裁者便可以為所欲為。

杜杜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