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9月08日

地獄裏的教宗 - 杜杜

網上圖片

有異教徒前往梵蒂岡遊覽觀光之後感嘆道:「這樣一個充滿罪人的教會,居然可以依舊存在運作,可見是有真神庇佑。」如今天主教會面對來自智利、澳洲、美國和愛爾蘭的神父性侵指控,這樣的笑話就變成對性侵受害人最冷血的嘲弄。單只是美國賓州的性侵調查檔案就牽涉到羅馬天主教會的六個教區內,數十年之間由三百名神父作出對數千名兒童的性侵個案。事發之後,教宗方濟各已經作了遲來的公開認錯道歉,但一般認為教宗誠意不足,只說不做,於事無補。尤有甚者,賓州總檢察官夏皮洛指賓州教會刻意隱瞞事實,矛頭已經指向梵蒂岡,顫巍巍地將及頂峯高層。梵蒂岡前駐美大使維加諾大主教更進一步,乘教宗訪問愛爾蘭之際,建議他辭職,並且指控教宗早已知道如今已經辭職的美國樞機主教麥卡瑞克是性侵慣犯,卻沒有採取任何行動。值得指出的是這位麥卡瑞克美國樞機主教是個籌款高手,對教會的經濟貢獻良多。
天主教會的權力架構壁壘森嚴,維加諾大主教憑什麼叫教宗方濟各辭職?難道教宗也會犯錯麼?早在1870年的第一次梵蒂岡大公會議,便訂下了教宗無誤(Papal infallibility) 的教義。這教宗無誤論有特別聲明教宗無誤並非指他的一切言行皆絕對正確,而是他代表教會宣告有關信仰和道德的訓令,才列入無誤的範疇。但是萬一當教宗而私下包庇失職犯罪的神職人員,能否說此舉和公開的道德訓令無關,所以不屬教宗無誤的範疇?當美國總統還可以有私人空間,所以好些選民對特朗普的艷史根本不理。但是當教宗不一樣;照天主教諸聖相通功的教義所訓,教會中每一成員最隱蔽的行為都影響了整個教會,更何況是教宗?那裏再去分一個私下的教宗和一個公開的教宗?至於教宗在公開信仰訓令的無誤,也有值得討論之處。像在2000年由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列入聖品的傅天娜,說基督向她顯靈,並命她推行救主慈悲(Divine Mercy)崇拜,還遺下一本神修日記。日記中有描述基督對修道院不滿,聖龕中的聖體三次企圖飛離聖龕,但傅天娜堅持將聖體送回去,結果基督同意留下來。這就顯得荒誕不經。反觀法國的聖德肋撒,在毫無神蹟出現的枯燥神修生活之中修成正果,才真正叫人信服。傅天娜的神修日記曾於1959年遭禁,其中一個原因是她把自己捧得太高,根本有違謙虛的美德。如今不但解禁,且列入神修必讀之書,而救主慈悲亦大為風行。
至於叫教宗辭職,也並非什麼創舉。遠在十三世紀,教宗博尼法丘八世就和法國國王菲立四世爭權奪利,拼個你死我活。菲立四世要抽教會的稅,又禁止錢財流入羅馬教廷,教宗於是將菲立四世逐出教會;菲立遣兵攻陷教宗宮廷,指教宗為異端罪人,要他辭職,並且將他拘禁羞辱,尊嚴掃地。說到底教會依然是一個權力架構,政治體制,無錢不行。意大利大詩人但丁對教宗博尼法丘也毫無好感,在他的「神曲」地獄篇第十九首之中預言他會繼教宗尼可拉三世之後,和教宗克萊曼五世先後下地獄,承受身困黑洞腳遭火炙之苦。皆因這三位教宗都犯了販賣聖職(Simony)之大罪,就是說,他們利用自己的權力,假借教會的名義飽中私囊。但丁以非神職人員的身份憑一己之良知,以教會的道德標準去批評教會的所作所為,替後來者早已立下了榜樣。

杜杜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