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7月06日

絕處逢生檸檬樹 - 杜杜

Eli Halpin作品(www.greenboxart.com)(互聯網)

生命的節拍永遠叫人措手不及。以為還沒有開始,卻原來已經終結。但是又正因為同樣的原故,往往又教人充滿希望,因為說不定明明已經完了,卻又有新的開始接踵而至。絕處逢生可能就是這個意思吧。當然只可以是在意料之外。因此要永遠懷抱希望。

六月中旬的一個下午,我在靜坐看書,忽然聽得外面一陣乒鈴嘭冷,遂放下手卷,走去甲板,只見那風鈴跌在那裏堆作一團,在陽光中閃耀着沉默的銀光。我把風鈴重新掛起,剛好一陣清風徐徐吹來,我在叮鈴噹啷的鈴聲中放眼一看,一片舞動的翠綠突然映入眼簾;我以為已經死掉的檸檬樹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再度綠葉如雲,正在甲板下面的後院以極流麗愉快的姿態遙遙地向我打招呼:「嗨。我還在這裏。」我急忙走下木樓梯去看個究竟:果然還是去年夏天的那棵檸檬樹,新嫩的綠葉間浮閃着細小的白花如星,更有米粒大小的金翅黑蟲擺動着觸鬚,在卵形的葉子上悠然爬行;不由得叫我不能不相信,這可是真的了。回想去年因為一時的興致買回來;三呎高的樹身,用一個描花瓦缸種着。按時澆水施肥,葉子倒也長得茂盛,但是過了兩三個星期,開始無緣無故地掉葉子,很快便掉得只剩下光禿禿黑麻麻的枝幹,我於是將他從甲板搬到後院,眼不見為乾淨。檸檬樹怕冷,在戶外根本過不了嚴冬。一年過去了,翻風落雨,下雪結冰,我總也置之不理,正眼也不看一下,反正認定他早已死了,沒有立即扔掉只是因為要留下那瓦缸。

我看着眼前的這棵漂亮生物,沒來由地生起氣來:「我好好的照顧你你鬧別扭,我乾脆不理你你倒又來招惹我。有本事你自己繼續活下去。」因此還是丟開手沒有重拾因緣,多半只是為自己的冷漠和疏懶找個藉口。一連幾天大太陽,我終於好奇去後院看看;樹葉全都乾癟收縮成一團縐紙,卻依然保持綠色。我連忙澆了一陣水;半天過後葉子全部都再度脹卜卜的精神抖擻起來。這棵樹再一次向我發出無聲的呼喚。這一來我可真的留了個神:這檸檬樹可不是鬧着玩的;他不但有強大的生命力,而且分明還有知覺感情。即使是在往後的兩三場大雨之後,檸檬樹上的花朵依舊裊裊婷婷,卓然而立。我還沒有想到日後結果的愉悅,因為單純是眼前的風景已經叫我滿足。我想起了「戰爭與和平」裏面的老橡樹;安德烈在戰場受傷垂危之後痊癒,看到盤根錯節的老橡樹再度長出綠葉,於是春日的歡樂又向他走來。我又想到陶更神話中的金樹銀樹:銀樹的最後一片葉子化作月亮,金樹上最後的果子化作太陽。是的,我甚至想到了聖約翰福音裏面的拉撒路。生死循環固然是大自然的常態,然而即使是死後復活這愛的奧秘,也可以完全在情理之中去領悟。

杜杜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