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20年02月15日

大爆發 - 杜杜

互聯網

讀David Quammen的Spillover:Animal Infection and the Next Human Pandemic(「溢出效應 動物感染和人類面臨的瘟疫危機」,2013年出版),裏面最觸目驚心的一個字是outbreak;這個字在書中有兩個含義:病毒的爆發和某種生物的激增。沒錯病毒不是生物,病毒只有在佔領了生物細胞之後方才會得繁殖,而且病毒不會獨立游走四散,而必需依靠載體。但是病毒爆發和生物激增的出現和過程十分相似,因此在這裏,為了方便,我將兩者都統一譯成「爆發」。

生物爆發的定義是:某種生物的數目突然在短時間內大量增加,最為人知的例子有蝗蟲和旅鼠,但是較為驚人的說法來自昆蟲學家Alan A Berryman,他認為地球上最嚴重的一次生物爆發正是人類。人類要經歷過200,000年的繁殖才達到十億之數,但是在過去短短的二百年卻突然勁爆至七十七億;近年來略有放緩,但是每年仍然增長七千萬。長期研究昆蟲的專家耳濡目染,免不了在不知不覺間把人當成了昆蟲;地球上的各種生物的確處於共生狀態,人和各種動物也的確有許多相似之處,但是我們在研究生態學之餘,也得時刻提醒自己:人和其他生物有很大的差別,人會思想,分善惡,作決定,採主動,有自由,能選擇。動物昆蟲的爆發無有選擇,牠們只有順應自然地不斷繁殖,但是人類起碼會嘗試用各種不同的方法去控制人口的增長,並且思索解決隨之而來的各種經濟環境生態問題。

1993年加拿大的蒙大拿州西部突然出現了奇異的現象,五月裏開枝散葉的棉白楊到了六月全部變得光禿禿,原來發生了一場某種毛蟲大爆發,把葉子都啃光了。其後這些毛蟲染上了病毒,每條蟲體內滿滿的全是這種病毒,直到身體爆裂,病毒四散,大量的毛蟲因此又方便了病毒的大量傳染,三年後這種毛蟲竟又消失。換言之,毛蟲的生物爆發又導致毛蟲的病毒爆發,互為因果,彷彿是大自然的調整。

世界人口的爆發當然也促進了病毒的感染機會和爆發。人需要更多的居住空間,更多的糧食,消耗更多的能量,結果只有不斷地侵蝕傷害大自然,再加上有財有勢的一羣貪得無厭,只顧眼前利益而甘願透支子孫的未來,大大地破壞了自然生態的平衡;大量的樹木被毀,大量的動物被捕。再加上人口密度高,因此而大大增加了病毒傳染的機會。許多病毒只在自然界野生動物間循環,一旦人類介入,病毒便得其所哉。人畜病毒傳染這現象英文叫zoonosis。這是人類自作孽。病毒再毒,沒有腳,沒有思想,是人類自己招惹上身的。亂吃野味只是其中一例。病毒的傳染還得依靠媒介,而自私自利,瘋狂愚眛的權勢,正好當了這個角色。

杜杜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