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11月29日

咳出了宋詞的節奏 - 林夕

紅學養活了許多學者,生產大量延伸閱讀著作,紅迷若一一跟進,特別是考證版本問題那一派,保證會走火入魔。不如挑點輕巧的,不那麼認真的戲說派,像紅樓飲食,望梅止不了渴,但同樣菜式,只要想像紅樓夢裏夢一般的名字與精緻做法,例如那道茄鯗,眼前盤中的茄子也就真的有了魚香。
飲食以外,紅樓人也特多病痛,紅樓夢也堪稱一本病例大全,看那開出來的藥方,也是一樂。樂什麼?病固然是纏人煩人磨人的,僅僅是風寒,一想起就有股西藥味,另加熱開水的悶人氣味。但,看紅樓人個個病得痛並浪漫着的模樣,光是那藥方,就詩情畫意得要命。
最經典莫過於第七回薛寶釵自述的治喘咳偏方:「要春天開的白牡丹花蕊十二兩,夏天開的白荷花蕊十二兩,秋天的白芙蓉花十二兩,冬天的白梅花蕊十二兩。將這四樣花蕊次年春分這一天曬乾,和在末藥一處,一齊研好。」再收集雨水、白露、霜降、小雪這四日的露水各十二錢,把水調勻,和了龍眼大的丸子,盛在舊磁罈裏,埋在花根底下。吃時取出用一錢二分黃柏煎湯送下。
真的假的,這是開方還是在收集花瓣標本,搞花祭藝術?這丸子還有個神名,名喚冷香丸。手頭有本舊書叫《紅樓醫話——中成藥裡談養生》,說到冷香丸雖無可考,但那牡丹花能清熱涼血活血散瘀,荷花清心補益腎,芙蓉用於久咳吐血,梅花疏肝解鬱,理氣和胃,又能助清陽之氣上升,中醫藥上用白梅花合劑治百日咳、喘咳,似乎又合乎醫理。可見真作假時假亦真,這些詩般的藥方,也並非滿紙荒唐言。
這幾天剛好有點哮喘咳嗽,吃着那令人昏昏欲睡的藥水,看這一節紅樓,吸着那難聞的塑膠味噴管,想像那是牡丹芙蓉,再添梅荷之香,咳也咳出了一闋宋詞的節奏。

林夕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