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12月23日

比條蕉更粗 - 林夕

前不久,街工梁耀忠跟工聯會某某在電視節目上由討論變爭論。梁耀忠說,既然各自做的民調與簽名都不能作準,那麼由政府搞個公投又如何?某某臉色一沉,香港沒有公投法,這是非法的,不可能,不可以。梁耀忠再問:我想問的,是你個人立場,你個人贊不贊成用公投方式去看清楚民意,公投是否有效的方法而已。某某臉色更黑:不合法的事情,我反對。
看,某某、某些人,當然也包括工聯會頭目掛在嘴邊懸在心裏的法治。他們之守法守到失去了自己的想法,人家問你個人立場,即是姑勿論有沒有這條法,你想不想用這方法。沒有,他們彷彿沒有私人腦袋、沒獨立判斷力,沒個人立場。唯一立場,就是無常,一切由政府說了算,是為建制的建設力量。
不久前,男士三天侍產假草案在立會通過,要求七天有薪假修正案遭否決。三天抑或七天另議,重點在某某類人的行徑。曾經在不太久之前,立法會選舉要吸勞工票時,工聯會把要求立法推行七天男士有薪侍產假,白紙草綠色字寫在候選政綱上,你不主動提出修正案也就罷了,你好歹也表態投票支一支持啊,不支持工人福利,也支持你承諾過的謊言,你自己的顏面,做個姿態啊。但是不,工聯會竟然代表工人棄權,全體投棄權票,即是不表態,沒立場,由政府說了算。事後,工聯會票后陳婉嫻還發砲,好介意被人說出賣工人;工人或者更介意你連姿態都不擺,反正在這合法而不合理的制度下,這議案在分組點票時,必然如常通過,有功能組別在,你怕什麼?工人,即是絕大部分香港人,又有什麼好希冀的可指望的?
據說運動以暴力開始以和平終結,又據說這只是新開始,但議會如常阻礙市民過正常合理生活,卻像輪迴永劫。立法會被砸爛一塊玻璃,當然是毫無意義的暴力,不過,像前高官代表律師求情所說,並沒有對大眾構成實質影響。張建宗恐嚇再要求七日,連三天都不給你們,再加上像工聯會這類幫兇,這暴力難道不比一條蕉更粗?在這場辯論中,張宇人其實有更多精彩又粗暴的表演,搶去了嫻姐風頭,大家別顧着忍受或享受這種娛樂性折磨,要踢走的,遠遠不止那些敢於獻世的活寶,要多留意無聲無息按投票鍵的手指。
難為工聯會吳秋北手指指要放棄過激青年,你們立場如此溫吞,老中青工人首先就要放棄你。

林夕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