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5月19日

不守紀律的慣匪 - 林夕

在職業一欄,填上自由工作者已接近十年,雖然不是紀律部隊,但一樣要講紀律,尤其因為自由,不自律,就會淪為無法無天。寫專欄稿,第一紀律就是準時交稿,比準時更高更合理的要求,是要比死線早幾個小時,讓編輯有一段心理安全期。
名采編輯看到這裏,一定暗自嘀咕,你,你還好意思說紀律?對,寫名采快十年了,脫稿我應該得冠軍,遲交應該在三甲內。所以,講不好意思、對不起,我是大行家。許多次傳了稿件過去,都在手機上打上「對不起,請收稿」。
有些人擅長濫用道歉,只為把事情搪塞過去,但我用力摸過我的良心,不只是:抱歉,你要的貨品我們售光了那種。手機打字的聯想功能很厲害,每次打「對」字,即時跳出「不起」不奇怪,恐怖的是,我打「請」,已經有「收稿」出現,而聯想詞組本來是沒有「收稿」的,可見我是個不守紀律的慣匪。每次打完「對不起,請收稿」,我都慚愧得無地自容。每每對着手機皺眉,對不起對了那麼多年,我自覺無恥。有那麼嚴重嗎?有,讓編輯等,不知你幾時有、有沒有,是最折磨人的罪孽。
怎麼不早一點動筆?找理由,自然有:寫時事,難免要看完當天最新進展才好動筆。但是多餘,藉口,其他沒時間性的題材先寫好,就有存稿備用,不至於累人累己。病呢,焦慮症發作得利害時,確實開筆很辛苦,寫得很慢,不過,寫字的有如在街上執法的,情緒會影響表現,而且還道理在我手般,特殊個案不評論,就不叫紀律了;即使病到躺醫院裏,道歉也不能省掉,我自己焦慮,也沒有特權連累編輯誘發出驚恐抑鬱,比我更焦慮。
我對自己專業的紀律要求如此,表現卻一直沒明顯「優化」,勇於認錯還沒改過,更需鄭重道歉。無恥慣匪剖開心腹數落自己,即使很丟臉,把愧疚公開,沒有負好責任的人,起碼表達了想負責的意願,編輯看了,雖然可能還有苦難要來,憋住的氣能夠洩去就好。如果惡人先告狀:我就是遲交,你又沒有因此遭革職,死不了人。唉,編輯沒受過專業紀律訓練,要應付遲交稿的無賴,感情應比紀律人員脆弱,人沒死,醫藥費心靈受損費要不要賠償?所以,道歉只是最基本必須的第一步。

林夕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