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10月13日

好一句「唇寒齒亡」 - 林夕

有人怕港大之火,未可燎原,適時在嶺南大學校董會播下火種,這一筆異常神來。一則,雞毛鴨蒜般恩情終有償還之地。二則,過去食碗底,反碗面者,看見焚書坑孺之重任,還有好多個坑需要人手開挖,棄明投暗之後,又是好漢一條。三則,明張目膽委任惹火尤物,可以讓子彈飛飛飛,停下來,某人就沒戲了。
其中一員挖坑悍將,曾經為嶺大校園粗口歌事件,提出要解散學生會,要向語言暴力說不,獲委任後,更期望提升青年操守,用語用字應更有修為。
於是,有學生質疑這校董寶座,是反佔中紅利,悍將即時示範校董應有的修為,回敬對方是思覺失調,教導年輕人憤怒不必講粗口,可擅用疾病的隱喻,避免直接說對方:你有病㗎?你唔記得食藥呀?
於是,學聯中人可能被思覺失調一嚇,把守護校園標語寫成「唇寒齒亡」,膽汁失調下即時被打成學界鍾樹根。
好一句「唇寒齒亡」,不失為一劑現形水。我很肯定,任重道遠的校董比受到委任更驚喜,如豺狼瞥見羔羊有傷口,咬定青山不放鬆:呢勻你仲唔死,字都寫錯,有什麼資格判斷公義、要求學術自主?或許更有學者,甘心降格維園阿伯,如地上執到五毛錢,大罵廢青讀屎片。對學生寫錯字如大狀搜到重大罪證,又如考官執到明朝尚方寶劍斬清朝考生,寫錯個醜字,怎會懂得分辨好醜?
以上想像,並非子烏虛有。台灣反課綱學生,也曾在示威紙板上寫錯別字,曾經也是學生的大人與政客發砲:滾回校園吧,連字都寫錯,難怪會被政客利用。
學生有錯不是大晒,我不會說,只准作家校對編輯鬼遮眼,不許學子寫錯字;也不會說樹根議員的中文夠比英文差小小啦,學生比樹根議員博士的中文水平低2000倍,有什麼奇怪?這是美國夠有車禍爆炸的鬼邏輯。我只奇怪,正常社會典型家長,最多慨嘆少壯不努力,老大鍾樹根;與學生無冤無仇的老師教授校委校董,應該有足夠的學養修為,為學生好,會寬容誘導:顛倒了四字成語,未必會顛倒是非黑白,但道理在你手,更不值得親手提供雞毛鴨蒜的死穴給對手上下其手。
唇亡齒寒者,今日港大,明日乜大;又因為嘴唇說話太多,被割掉了,故而牙齒脫落,不便發聲,是為正解。但,唇寒齒亡真有錯嗎?院校一如堡壘,陷落,由內部開始,嘴唇守在外面即使不寒而慄,牙齒若夠健康沒蛀蟲,哪會就此衰亡?好一句「唇寒齒亡」,錯有錯着,透露了玄機。

林夕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