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2月01日

李怡先生,你還是太年輕了 - 林夕

政治就是觀感,一看見用拖把堵住大門那個畫面,即時慨嘆,立刻預計,這一着,失分了,一眾大人又有話說了,又抓到把柄了。有書唔讀、一代不如一代,又一次不絕於耳。
我猜到坊間大人的老生常談,估不到權貴大人在記者會上超越文明底線的含血噴人,這次衝到最前的學生,升格成為暴民。
對,學生玩這個遊戲,當然不夠見多識廣的成年人熟練,把世事世情都看通透的大人,既然一個個忙着發表心痛論,怎麼不露一手講一嘴,撥亂反正呢?你們只顧着心痛學生沒穿西裝打領帶,在大寒流排好隊等候對話,不夠decent,又有沒有為港大有這種德性的主席心痛?如果沒關心過沒判斷到李國章入主港大,其意義其預兆其實質影響有多嚴重,並不只是大學的事,你們好意思,翹起雙手,對年輕學生指指點點?
如果明知道香港有病,成年人不出頭,讓學生當砲灰,個個隔岸觀火,並在旁邊挑剔百個救火的青年救得過火,你們不覺得慚愧?
好,很好,就算那班是暴民,那晚是暴動好了,就因為他們天真幼稚衝動,心中那團火,燒壞了你們什麼衣食,打擾你們什麼春秋大夢,以至於視年輕人如仇敵?
事後有份出來放話的,尤其是權勢夠大的大人,怎麼都像嗜血的毒蚊,狂打毒針、又像逮住了白兔的禿鷹,往死裏咬?那位姓屈靠屈的作家,把學生全抓去坐牢,就是你要販賣的親子之道?行政會召集人對行會同僚的錯亂邏輯一言不發,只訓示學生要慎而謀,你那麼老謀深算,怎麼會掩飾不到那不屑輕佻的口吻?政務司司長,你冷漠倨傲地痛心之餘,能給關心社會的新一代什麼良心建議嗎?搞好青年工作,就是毫無底線地批判他們嗎?
這些大人加起來,令人痛心程度也不及一件李國章。李國章這次有違常識的講話,李怡先生在1月30日的《蘋論》裏說:「不值一駁」。不值一駁,即是人盡皆知其荒謬?未必,容我冒犯說一句:李怡先生,你還是太年輕了。以我所知,像「學生都被落毒,因為有公民黨在場」這種維園阿伯級數的講法,在成年人以至未曾年輕已經老去的大多數人當中,大有市場。前幾天便聽到一個比我年輕一點點的港大舊生說:「說得好,有賊入屋,警察當然要拉人。」似要感激沙皇這英雄幫他們吐一口怨氣。我當時像被人捅了一刀,拔不出來,也沒見血,眼睛卻紅紅的,比重溫沙皇的嘴臉還要難挨。因為,我相信,我見慣,那人是大多數的典型,李國章混帳但不寂寞,活該他囂張,抵香港有今日。

林夕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