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4月10日

如果我是梁特首 - 林夕

梁特首涉嫌升格變身梁始皇事件,怎麼就沒有人肯犧牲自己,設身處地,換位思考,從他們一家人的角度想想呢?
我何嘗不知道這是很噁心的事,從此龜縮陰影不散,沒法,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
如果我是梁公主,半夜三更的,預備坐長途夜機,抗壓力偏低的人,特別容易失常(失去尋常人判斷是非能力),一旦發現有隨身行李遺落在禁區以外,第一反應自然是慌亂,知道按規矩是要親自出外重新過關,自然想到辦法總比困難多,最簡單就是按習慣打電話給父皇,然後趁機耍一耍性子,只要把電話忽然交予一名打工仔,就等於聖旨到了。
問題來了。
如果我是梁公主,事前應知父皇別名方丈,尋常查詢等同直接施壓,幾多已屆知命之鉅富,都成為亡命之徒似的幫他賣命,更何況打工仔?如果心中有數,依然貪圖方便,濫用特權,即是把自己當殘疾人士看待,否則,一個隻身在美國唸書的獨立成年人,何以遇事要父皇出頭?如果我是梁公主,人貴自重,行事更應低調,以免累及父皇連任大計,若要父皇笨人出口,自己精人隨手把手機遞給別人,是為不孝;若無此概念,是為智障。但易地而處,這關乎家庭教育,有沒有家教非外人所能想像,而有權勢必用盡,這是父皇一向身教,又一次證明,可恨之人也有可憐之處。
如果我是梁皇后,還有一整個小時,完全可以按規矩辦事,與其於大庭廣眾之下把事情鬧大,為夫君及自身名聲着想,當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梁皇后反其道而行事,可見不是藉機顯威風,就是港母上腦,忘了家教──你教你女兒往後如何做人?本來就已經抬不起頭來。可見每個可怕的男人背後,都有個更可怖的女人,此乃共業。
如果我是梁特首,稍微有點政治敏感度,都不會接過電話,查問情況,必然當場抽身縮手切割,並訓斥不肖女,朕如今皇位有危機,別倒米。但梁特首乃千年一見異型,無法投入其角色設想。
事到如今,梁特首事前有沒有想像到事件會發酵到這地步,關公都幫不上忙?若有自知之明,是驚蟄被打之頭號小人,怎會以為就此可以瞞天過海,怎會對告密文化與媒體威力無知覺,連條毛都唔識?
愚蠢至此,有兩個可能。一,梁特首沒看過《十年》,千祈唔好慣都沒聽過,以至濫權成災,反咬自己一口。二,莫非,自知大勢已去,才會豁出去,誓要在反恐潮中一嚐梁始皇滋味?但願如此。

林夕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