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6月05日

我沒受過鴇母龜公拐誘 - 林夕

「昨天六四廿七週年紀念,你有沒有去維園?」
「對不起,沒有。但是我用自己的方式去悼念。」
「不用對不起,這都是憑個人自由意志決定的事情,沒必要向誰交代。不過,我好奇,你個人怎麼悼念?」
「本來這不關你事,但我明白,所有人若分頭各自神秘地紀念,世人不曉得,就以為事件已經畫上了句號。此之所以儀式,有時也有它的必要。」
「那,你在家裏有拿着燭光悼念嗎?」
「沒有,一個人這樣做,畫面會跟恐怖,一般會重溫有關的資料,看看片。但我也自覺這樣有點刻意,我一向對幾週年、正日沒感覺,這事有如拜山,不用等到春秋二祭才要去思念亡者,反而有時忽然想起亡父生前種種,反思以前相處的關係,比焚香拜拜更有意思。」
「那你有沒有參加過維園的拜山儀式?」
「有,但不是為了要支持主辦單位,後來沒去,只是每年播那首江河水,我自問沒法及時當場哀傷起來。那些口號,也不是嫌棄喊話的人太像哭喪,是內容有些過時,有些我不能全然認同,自覺格格不入,所以就沒去了。」
「那即是你也曾經受過『鴇母龜公』的拐騙,曾經當娼,上貢給暴徒土匪。覺今是而昨非?」
「什麼?我何曾賣淫,又進貢了什麼給暴徒?我認同平反這詞有點封建,但要求暴徒認錯,什麼時候等於跪求政權開恩?若支聯會停用平反,罵他們的人就停口了?用到鴇母龜公去形容支聯會,非有深仇大恨也很難說得出口。」
「如此說來,你也有份被抹黑成女妓男娼,會感到氣憤嗎?」
「我只是心痛,但以他們的邏輯,如果心痛無實際效用,繼續心痛,也是一種廉價的精神自瀆。我會氣憤,也不只是用詞用心太狠惡;說狠毒,國師陳雲才是祖師爺,他就曾經詛咒六四之夜天雷劈維園神壇,連參與者都要遭殃。鴇母算什麼?不過是品味跟環時評論有得比而已,但龜公?寫這話的人,還特別註明『經陳雲先生賜教加上龜公二字』,很有受國師指點而沾沾自喜的意味,迹近個人崇拜。那麼年輕,就唯一人之命是從,不管那是誰,說得有無道理,都很危險,很值得擔心。 」
「喔,你這樣說,就是為支聯會不值,要為他們平反了。」
「怎麼?我參加過維園晚會,就要為支聯會所有人所有行為負責了?我不認同那批年輕學生的言論,就等於我對新一代看不過眼,參與這場世代之爭,也加入撐支聯會大隊了?意見分裂原沒什麼不好,各行其是就是,正是你這種非此即彼非敵即友的思維,拐騙了大家打爛仔交。難怪不群不黨,獨立行事那麼難,彷彿各打板子,就是滑頭所為。」

林夕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