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9月14日

我不是朱凱廸 - 林夕

朱凱廸尚未當選前,朋友嘲笑人家是左膠,認為朱提出的城鄉共生不可行。我反對:這有什麼關係,你不是朱凱廸,不投他一票就行了,議會內什麼聲音都有才健康。
到千幾人在警署門外示威,這朋友忽然一副「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概,對朱遭遇同情,對其勇氣敬佩,對着屏幕力撐。好,朋友親身演繹和而不同,口口聲聲「我們都是朱凱廸」,這次我同樣反對:我不同意「我們都是朱凱廸」,我不知道你怎樣,起碼,我不是朱凱廸。我即使有他的毅力,也沒他的體力,有他體力,也沒他的膽力。
朱凱廸有沒有受到黑勢力恐嚇,抑或是自製白色恐怖?從多名放話的大人物一人一句一言一語表現的格調,可以借用梁特回應成報對他的指控:「唔值得評論,哈,心中有數。」朱凱廸不易做,設身處地想,即使真的跟叔父與警察叔叔談好了,沒事了,誰敢在這關頭動一個議員呢?沒事了,警方已經犁庭掃穴過了,但過了這關,恐懼依然終身相隨,不會過去。你得罪過的勢力依然在,沒了一個朱凱廸,未必有千千萬萬個,倒是那幫人,要幾多有幾多,他們不必真動手,勇氣少一點的人,只怕夢裏也會手震。我問朋友,你夠勇敢去視這陰影如無物嗎?朋友搖搖頭,說不。
不提這個,只一宗發生在他身上的小事,我就自問沒這勇氣。我害怕的事情很多,我怕等待,連等電話都怕,連好朋友說好來電,但沒說明幾時打過來我都怕,更別說是九唔搭八的陌生人,更何況是這個非常熟悉的陌路人,梁特首。梁特最初說已經致電及發短訊給朱凱廸,但電話沒開;又再易地而處,讓我做朱凱廸,等待接受梁特問候,不敢關電話,一直守候在旁等狼來了,中間不知接了多少個白撞的,而忐忑不安中等候的,偏偏也只是個跟白撞相差無幾的人,通一個白講的電話,我可能索性當我手機是note七,一開就有危險。據朱凱廸複述,梁特劈頭一句:「你點啊?」雖沒有原音播放,但這幾年來,我們雖怕狼嚎,更怕狼似笑非笑深沈似來自地心的語調:「你點啊?」你讓我親耳聽過來自梁特的問候,問你點啊?當note七即時丟掉,這陰影也會如業隨身。有潔癖的人,不會有這份膽力耐力去熬這齷齪經歷的。 相比梁營梁班子梁粉,日夕通來通去,朱凱廸其實還好,所以,我既不是朱凱廸,也不是淑儀克儉志剛茂波椒芬月娥們,在這方面,還是要佩服他們的勇氣。

林夕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