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2月20日

庸官的血性 - 林夕

《審死官》截圖

說每個人都有反叛性,好像不得了,家庭豈非永無寧日,父不父子不子的,社會豈不是天天抗議,政權豈不是日夜怕被顛覆,君不君臣不臣的?

沒錯,沒人會甘心一輩子都只有聽話的份,真心接受不以為然的命令而從沒反抗過,然而形勢比人強,懂「進退」的人更懂得進的代價、退的好處與安全。遇上能掌握他們命運的人,就退,碰上比他們弱勢的,就進。

安啦,享受權力慾的人有福了,人沒有一點起碼的血性,也只是壓抑着,早晚要滲漏而出或爆個遍地開花。但所謂一腔熱血只賣給識貨的,問題是那些人能賣的都是貨,本人又是什麼樣的貨色。

有人的熱血賣給賞識他們的當權者,如果主子不仁,他們作跑腿奴才的也只能儘做着冷血的事情。那又談何反叛呢?

放心,別為這種人操心,不反叛一下,即使世上最軟的軟骨人老油條,大概也會想到骨氣這兩個字,否則長期屈曲,隱世密醫也治不好他們的腰板僵直症。他們為保權位,為虎作倀,照政府新聞稿唸台詞,就把反叛性用在別的地方上,例如,用最兇猛的嚴詞,反擊反對他們的人。

比如說,某些庸官在立會,你們用心用力批評我,我越兜圈遊花園,寸步不讓,多有骨氣啊,他們反叛的基因,全用在市民身上,那熱熱的血,全潑在弱者頭上,心理就平衡了。所以,以為那些人會睡不着覺的,別做夢了,他們睡得比我們香甜滋潤得多啦。

魯迅有名詩曰:「運交華蓋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頭/破帽遮顏過鬧市/漏船載酒泛中流/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躲進小樓成一統/管他冬夏與春秋」。擁有「特殊血性與骨氣」的庸官,可能也會覺得特別有共鳴。只因他們最初命不夠好,也曾想過翻身更上層樓,碰痛了頭之後,不改其志,不大敢走進鬧市跟庶民碰撞;這太沒有當官的快感了,借來的權力慾也如錦衣夜行,腰板要伸得筆直,索性來個變相的「橫眉冷對千夫指」,所不同的是「俯首甘為主子奴」,你們罵我,我就「躲進高樓」,「管他冬夏與春秋」,繼續做他一時的春秋大夢去。

林夕
電郵 :
linxiapple@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