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4月03日

玩IQ題輸給小朋友 - 林夕

資料圖片

在朋友家吃飯後,玩起IQ問答題。本來是一個五歲、一個八歲小孩子引發的,在旁邊想答案,比他們不只慢了三拍,不服氣,最後我竟然一把年紀,加入小孩行列,跟他們搶答。

第一條問:「企鵝為什麼只有胸前是白色的?」我一想到有民建聯中人說北極的企鵝,就想個方法解答順便嘲笑他們一番,當然慢了。答案是:「企鵝手短,只能清潔胸口那執毛。」

第二條問:「有人食咗個雞蛋,點解個雞蛋仲喺度嘅?」我又想,唓,剩低嗰個係大陸啲人造假蛋,幻覺嚟嘅啫呃我唔到嘅。然後又想,吃雞蛋那個人怕膽固醇高,於是只吃蛋白,個雞蛋咪連殼連黃剩返啲囉。想時遲,那時快,出題目的五歲小孩已經開估:「枱面本來就有兩個雞蛋囉,咁簡單。」

就係咁簡單,是我想太多了,好好迎接第三題吧:「有人讀咗個錯字,但係點解佢又冇讀錯到呢?」這回我搶答成功,因為佢讀嗰個就係個「錯」字。

好,下一題:「做錯咗乜嘢係想改也不能改嘅呢?」嘩,這一下子是我發揮時間,又走火入魔了:「係沙中綫工程、做錯嘢嗰個係林鄭、做錯嘢嗰度係立法會……」五歲與八歲小孩唔知我噏乜,跟大人一起笑,笑翻了天。答案好簡單,就係「交咗試卷之後就唔可以再改。」吹脹。

如果我姓賴,一定抵賴這是社會的錯,是社會這個大染缸啊,污染了我本來純潔簡單的思想。中段休息吃甜點時,想起「人的時間花在哪裏是看得見的」、「你吃什麼、看什麼,就變什麼」之類的話。像這類IQ題,考的其實是直覺反應,開發小孩本能性思考方式的確是很好的訓練。

像我這樣胡思亂想,覺得事情必然沒那麼簡單,一定有些蹺蹊,問題必然有些複雜,怎麼回得去小孩本來無「異」物的世界?

甜點後,問題又來了:「一艘船只能承載四十個人,否則就會下沈,現在有三十八個人在船上,有個孕婦上船,卻照樣下沈,為什麼?」孕婦恰我唔到嘅,胎兒不似大人重,所以,我就搶答:「孕婦是雙胞胎,不然就是三四胞胎。」

五歲小孩舉手說:「因為那是一艘潛水艇。」問我怕未?怕了。也不知我的思路屬於直線思考還是彎到無人能及,雖然輸得慘烈,但一家人能夠無拘無束沒大沒小玩在一塊,是我從沒經歷過的,唉,所以我咪IQ低囉。

林夕
電郵 :
linxiapple@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