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7月17日

如果我是被咬斷指的沙展 - 林夕

原圖攝影:Tam Ming Keung @ USP United Social Press 社媒

一場困獸鬥後,林鄭適時在醫院出現,主力譴責示威者;不,還有,還有探望因公受傷的警員。我們都無緣看到特首慰問警員的畫面。如果我是那個給咬斷無名指的沙展,該作何感想?接駁成功後,沙展表示很失落。

是應該失落的。接駁後還不知道有沒有後遺,親人會擔心,會問值得嗎?又不是要追緝江洋大盜。

是應該失落的。如此拼命,對手竟然不是持槍綁匪,只是被迫成示威者,只是為香港前途着想、為香港下一代、包括三萬警隊的子女,站出來,不認命的普通市民。在病床上沒穿上制服,不需要無條件執行上方命令的時候,想想因果,不是誰先動手,你罵我我打你的因果;而是,當初做警察所為何事?曾幾何時,這份職業被視為大丈夫,真的漢子,當晚怎麼會給沙田中心居民大喊:「走啦走啦,你們走了這裏就沒事了平靜了!」香港人常常問我們做了什麼,得到如此命運,前線警隊幾時也自問,我們做了什麼,得到如此對待?

最應該失落甚至覺得心寒,應是林鄭慰問那一刻。你一句「感謝我哋嘅警務人員走到最前線」,就把我們當馬前卒,然後應該化解民怨時就對市民說「未必能夠完全滿足提出呢啲訴求嘅人士,但呢個唔係我個人問題。」你當我們是白痴還是抱着你權位的棋子?

是應該心寒的,林鄭現在正出賣利用前線警員,打輿論戰。這算盤,且聽聽一位警察家屬致電媒體的原文實錄:「高層盼警殉職翻盤……現在當權者最想的,就是見人死,不是見示威者死,示威者死多少個,他們眼尾都不會皺一下,如果是紀律部隊死,他們進了浩園,我相信是(當權者)最想的……這樣政治上就翻盤了」。

以目前政府超強硬態度及「施政新風格」看,以上警員家屬推理出來的陰謀論,越看越似是陽謀,雖然這方向連想都不敢想。是浩園啊,政府希望有警員橫着送進本意是有浩然之氣的墓園,以扭轉民意?

在此,真心希望那位沙展能康復如常,也真心祝福被挖眼睛,以襲警罪被捕後,現況與前途皆不明的港大畢業生。(此事對錯,誰比較暴力,有片為證,等中立有效的調查後,自有公論。)兩邊都祝福,只因為,兩位傷者在學生與警察之上,首先是一個人。試想像假設一下,被咬的沙展與被扭斷手腕的學生,竟然在病床上做了鄰居,他們會有什麼樣的話想跟對方說呢?一笑泯恩仇?彼此本來無冤無仇,歸根究底,是誰製造出來的對立?

林夕
電郵 :
linxiapple@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