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7月22日

真係好攰 - 林夕

蘋果把「反送中」的合輯標題「升級」到「逆權運動」,大概有寄望港人參考韓國爭取真普選過程的意味。不過,又逆權又運動的,唉,竟然連累到我,好攰,要對聽到「逆」字就像大閘蟹豎起蟹螯的人解釋,真係好攰。

這次「反送中」跟雨傘時爭取「我要真普選」最大不同之處,是反送中牽涉到法治、兩制、還有身家性命財產,一言以蔽之,最大助力與認同感,就是「你也有可能」,在大陸馳名的審訊,你連做夢也會嚇醒吧。

反而更基本、比反送中更治本的普選法,或者一開始就陳義過高、或者什麼選委會組成辦法比較複雜難懂、或者,其實,就是投降主義者佔絕大多數。明知中央不會跟你來真的,不如罷了,沒有明君,有明事理的特首也是好的,反正誰坐這個位子都沒分別。

這是大閘蟹們的日常思維,何況雨傘持續了79天,有些漸漸鬆綁的螃蟹,也失去了耐性,為什麼不恢復綑綁,讓他們安份維持原狀,不用想要怎樣爬行那麼煩惱呢?

所以,最衰就是這個「逆權運動」,逆喔,叛逆、逆賊,甚至大閘蟹都不是好東西。雨傘運動時跟不少人激辯過、爭論過、疏遠過某些道不同者。這次幾乎是全民運動,至少是老中青都有參與過,無論是用腳還是用嘴,以為不必重蹈雨傘覆轍,不割席、不受傷、不分化嘛;結果呢,我沒跟好友割席,也因為不同價值觀分化,但卻做不到不受傷,是心裏受傷。

係我衰,本來與好友風花雪月之際,對方忽然不談公事或公義,只談政治,只說了一句「其實他們還想怎樣呢?都已經撤回了。」 我聲量語速忽然提高了十倍不止:「幾時有講過撤回?係暫緩,唔係撤,係……」好友說:「真係要搞到香港發生光州事變?」我忽聲量再度升級:「逆權司機已經一個又一個出現,但係光州事件?你就想,你唔係唔知南韓唔係中共吓話?有你這樣把撤回就當沒事的人,香港幾難似南韓。」好友一聽勢頭不對,即時表示現在又不想談政治,也為此感到很傷心云云。

我不知他傷心是因為一談政治就傷感情,抑或像港大校長為暴力傷感進而譴責;我只覺得也有用「語氣暴力」傷害了好友感情。但最可怖是好友那句「還想怎樣呢?都已經撤回了」,他大閘蟹的形象,從此埋在我心中,不知何時方能抹掉。如果我有足夠的平常心談嚴肅事,控制一下唔溫和時都幾兇猛的脾氣,其實,是可以進行有建設性交流的,但,真係攰到,好難有耐性。

林夕
電郵 :
linxiapple@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