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11月10日

只有禽獸才要開香檳慶祝 - 林夕

(資料圖片)

周梓樂離奇墮樓,於11.8早上八點心臟停頓。

警方公關第一時間表示悲傷,那位女公關高層更流露哽咽狀。同日晚上,各區一如既往,有防暴警之處,就有市民遭到驅趕搜身,繼續舉黑旗開槍拘捕。

民間不只悲傷,還有憤怒。有人屍骨未寒,有千千萬萬人眼淚未乾,就要繼續吃催淚彈。

悲憤交集的市民,為一個二十二歲的年輕人死得不明不白,在家中悼念不足以釋放情緒,自發在街上找集體悼念,若沒有由獻花變「開花」,防暴警憑什麼不容許市民逗留在室外?

在如今這個警察城市,悼念的罪名,可以是阻差辦公、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點、非法集會,隨便一個都行,在緊急法之下,不但口罩有罪、穿黑衣有罪,身為香港人,年輕有罪、學生有罪,連有人性都有罪。

在民憤快要累積成火藥庫時刻,防暴警依然憋不住驅散人群的癮,沒有為一條人命而稍微「體諒」一下生而為人該有的感受?批評港共政府叫「狗吠火車」,對「香港警察」要求同理心,叫「對狗彈琴」。防暴警在屯門挑釁悼念的市民,表示要「開香檳慶祝」,敢在鏡頭下辱罵市民「我今日開香檳慶祝呀!恭喜晒!」、「返去產卵喇!曱甴!」、「過嚟報仇呀,L樣!」、「過嚟隻揪呀!」

女警司公關高層請聽聽,如果叫市民「曱甴」並不理想,慶祝在警暴下死了一個人,你們會怎麼說?如果這些「走火入魔警」精神狀況沒問題,那就是血比納粹軍更冷,如果「恭喜」他們有份害死的一個人,那就解散他們,並勒令去看精神科醫生;若無改善跡象,為治安起見,就關起來吧,持有兇器的瘋子滿街走,市民也要防暴自保。還有說「過來報仇」那位,是承認「走火入魔警」是兇手嗎。

同一日晚上,警方拘捕七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罪名是阻攔擾亂立法會議員進行會議,何其諷刺。事發已經快半年,早不捕晚不捕,偏偏選擇全民大喊「沉冤待雪」的一夜,是不是刻意火上加油,唯恐香港不亂,配合葉國謙以及「一群市民」的呼籲,讓區議會選舉延遲舉行,甚至說另立選舉新法?誰最想香港繼續亂下去?當然也有「走火入魔警」的一份,口口聲聲要止亂制暴的警方高層難道也是這樣想?

林鄭,你又怎麼想?有沒有想大部分有血性的市民,早幾天為周梓樂祈禱?你自問還有資格跟他在天堂相遇嗎?

林夕
電郵 :
linxiapple@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