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7年10月13日

英國漢學

12,188
牛津大學出版社

在新加坡南洋大學教書的關詩珮,選了一張名為「鴉片戰爭後香港使團」的水彩畫,用作她新書的封面,畫中我們可看見,清欽差大臣耆英於一八四三年到香港換條約的一幕,還可看見英國翻譯員郭獵博士Dr. Gtüzlaff,站於畫作最當眼處的正中央。
這幅的確很準確地表現出關詩珮想說的:一個翻譯員在語言不能直接溝通的中英外交之間,擔當着重要角色。當然她並不是講《希伯來聖經》或者《舊約全書》中的巴別塔故事,也不是說我們古代「絕地天通」的故事,她是對翻譯者這個角色有興趣。因為她發現這些英國翻譯者,後來不僅僅只是一個翻譯者。
關詩珮說的畢竟也只是學術上的事,她說這些英國翻譯者,十九世紀長時間在香港及中國生活,算是對中國的風土人情有所了解,他們結束遠東外交及政治生涯後,被英國最高學府羅致,成為中文教授。他們遂利用其外交經驗、在地中國知識、治理殖民地得出來的中文知識,建構出有別於歐洲的漢學理念,奠下了後來我們所說的「英國漢學」。
這倒讓我想到卜立德寫的一篇自述文章。卜立德曾是董橋在倫敦大學時的老師、英國劍橋著名漢學家杜希德Denis Twitchett的學生,退休前一直是香港中文大學翻譯學教授。我說的這篇文章,記的是五○年代他在英國奉命學中文,以派到香港做情報工作,在太平山頂紮營,偵聽共產中國的無綫電。說是當時中西冷戰,英中敵對,在朝鮮打過仗,英方又害怕中國會武力攻香港,特別警惕中國南方的軍事部署。
卜立德的文章收在太太孔慧怡的新書《不帶感傷的回憶》中,好看極了。他說當時小西灣只有軍營沒有民房,他們這些懂中文的偵聽隊,每次上班總能遊覽全島,由卡車接送,途經小村,然後是熙攘的灣仔,到中環,再往上爬越過豪華別墅,車路由寬變窄,彎彎曲曲,穿過雲層到太平山頂。聽起來像間諜故事。

林道群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果然好玩,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返回最頂
香港 台灣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訂閱版: 飲食男女|    Ketchup|    壹週刊
© 2017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