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8月24日

夏日風雨有感 - 林道群

作者提供圖片

七月書展,北京董明給董先生送來貴進兄木刻水印的張大千白玉蘭花箋三十枚,並潤得董先生手書一箋,題的是陳子龍詞《點絳唇.春日風雨有感》。書罷董先生擲筆讚嘆:詞真好,怪不得龍沐勛當年說,詞學衰於明代,至子龍出,宗風大振,遂開三百年來詞學中興之盛也。龍沐勛五十年代編《近三百年來名家詞選》,只選詞家六十七人,陳子龍冠於首。(殿後者為久居歐洲,一九四三年客死我們香港的呂碧城。在此按下不表。)
董明心思巧明,回北京後給我們寄來《陳子龍全集》,一套三大卷,正體豎排精裝,多年前印的。輯校者江蘇大學王英志,頗有聲名,編過《袁枚全集》。他說陳子龍一生詩、詞、賦、古文,卓然成家,著作豐富,清高宗乾隆四十一年謚「忠裕」之前,長期被清王朝禁毀,散佚頗多。嘉慶年王昶編纂《陳忠裕公全集》後,近年隨着明刻本安堂稿、幾社壬申文選、雲間三子新詩合稿、湘真閣稿等陸續現身,現在能讀到的陳子龍,內容篇幅比《陳忠裕公全集》增加了近一倍。可以說,散佚的已不多了。
也許用不着說到這套全集,記得多年前,已有學者根據後來現身的《江蘺檻》,從而校正和補充了陳寅恪的《柳如是別傳》。陳寅恪當年考述陳子龍柳如是戀情,他說崇禎八年春夏之季,陳、柳兩人情切意篤,長居松江南樓,賦詩作對,互相唱和。他因而列舉出陳子龍二十四首詞,認為都是陳、柳唱和之作。
陳寅恪所據所本,均來自《陳忠裕公全集》。然而,陳子龍詞集《江蘺檻》《湘真閣存稿》,分別見於《幽蘭草》《倡和詩餘》,清中葉以後便湮沒無聞,王昶編書時即未見原本,只將分別散見於兩部詞集中的詞作,不加區別地混雜收錄。陳寅恪在論述與陳、柳戀情時,也是混雜並舉。孫康宜老師寫《陳子龍柳如是詩詞情緣》幾乎所有的史料,都採自陳寅恪。現在翻檢《陳子龍全集》,我們知道《湘真閣存稿》《倡和詩餘》的寫作或結集時,柳如是早已和陳子龍分開多年,嫁作錢謙益婦,陳寅恪列舉的不少詞作,其實跟陳、柳戀情並無相關。
董先生好像知道,這種學問對我這種無聊才讀書的,太鑽牛角尖了。日前送我一枚詩箋,寫的是陳子龍的白玉蘭詩:「皎皎亭亭雲外身,艷當高素不傷神。譜疑澧水猶名楚,種出藍田本姓秦。旁月正宜瑤殿冷,臨風偏鎖玉樓春。應知晉代誇長白,衛氏繇來賦碩人。」詩好,董先生的字好,不去管陳柳還是錢柳了。

林道群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