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9月27日

【反智動物】小影子 - 柳俊江

某日黃昏,Bella盯着牆壁良久,上面有些奇異的動靜。那白牆上有種黑,靠近時濃,離開時淡,聰明的她摸了幾下,就明白那是自己的投影。她還是不禁用好奇的大眼睛靠近小手,定睛把玩着自己的影子,不覺露出新奇的微笑。突然,旁邊伸出了另一個奇怪的影子,像家裏的小狗,她轉過頭,就知道那是媽媽和她開的玩笑。那道夕陽斜照了四十五分鐘,她倆玩了四十五分鐘的影子玩具。
我們當然都忘記了自己第一次發現影子的事兒,其實,到了三十幾歲的今天,有時我甚至忘記了自己和影子同活。上一次注視自己的影子是何時呢?對於影子,我有個很負面的印象:小時候,每當我心裏悒鬱不忿,我就會低下頭,一直審視身下的黝闇,好像要在裏面找些甚麼來大肆破壞。每次,我都感覺站在懸崖邊,想像快要掉下無底深淵,想像自己快要瘋掉。
那一次,好像十三、四歲的時候,我和爸爸吵架了。不是為了買遊戲機玩具車而鬧翻,而是為了一個原則性的問題各執一詞。我自小便固執,也許遺傳了爸爸的脾性,大家都寸步不讓,幾乎到了動粗的邊緣。兩個影子在沙發兩端,緩緩地拉長,直至一句始料不及的說話:「仔,你都大個嘞。」
那個冥頑的小子,第一次被爸爸從影子裏拉出來,簡單一句話,成為成長的里程碑。往後的日子,無論生活有多麼的不如意,父子的相處如何地沉默,我總會記得這一幕。我知道無論我的成長路如何,總有一個影子在旁支持我。
今天Bella認識了她的第一個終身朋友,那個和她一樣手舞足蹈的影子;爸媽也拿出了手上那隻鴿子和小狗,伴着這位新朋友在牆上探險。影子和影子沒有喜怒哀樂,你跳舞它會跟着,你垂頭喪氣它也跟着。年輕時偶爾和影子在悲傷中散步,未必不好,但當了父母,就得提防自己的影子,不要讓它吞沒那個牆上的小孩。

Profile:

前新聞記者,動物NGO工作者。現為自由傳媒人兼「另類生態學家」,透視傳媒生態、動物生態、社會生態。《反智動物》討論最高智商靈長類動物之種種反智行為。

編輯:陳國棟
美術:孔文彬

柳俊江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