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12月20日

反統戰 - 梁文道

本來,參加一個政黨的黨慶晚宴,就像吃喜酒宴一樣,是個你俾面我,我俾面你的派對遊戲,無傷大雅。所以沈旭暉搞了一個「世紀婚禮」,左中右各路人馬到齊,就算過去有過一些不愉快的經歷,來客也不妨暫泯恩仇,以大喜之名將舊事釋諸杯酒。
政治,更連小學生都曉得,是種沒有永遠敵人的「嚴肅」遊戲。只有凡事只問立場不問情理的激進派,才會昏頭蒙眼地死鬥下去。大家都曉得,今天香港社會氣氛不妙,從一個小女孩失蹤,到綜援照顧的範圍,全是「膠」來「膠」去的口水戰場,其間容不下半絲含糊。然而,出人意料的是,理應發揮療愈功效,努力縫合社會肌理的政府,卻成了「膠」中之最,比任何一派還要好鬥,比誰都還要激進地去區分敵我,而且還要連任何一件小事都不放過。
儘管衰微了不少,但自由黨好歹也還算是個有資歷的老勢力,手上更握住了立法會的關鍵五票。他們如今搞個黨慶宴會,政府卻連這點面子也不給,一個司局級官員都不准去。這樣子的鬥爭,實質意義就和網上罵戰差不多,純粹是個面子上的問題而已。
習慣把梁政府和共產黨掛勾的論者大概會以為這是土共性格的另一體現,但可千萬不要忘記,就算是共產黨,也是要講統戰的。坊間不少大大小小同鄉會,每次有什麼活動慶典,中聯辦和政府也都會派員致賀。莫非自由黨的統戰價值要比那些同鄉會還低?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已經不是小器二字可以解釋。敵我分明至一點面子都不給的局面,應該只是表象,水面底下大概還有我們一般人看不清的暗湧。是不是自由黨和傳統大地產商這一派在北京上頭對梁政府放藥放到了後者抵受不住的境地?是不是建制派的內鬥已經演變成了白熱化的戰局?若非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我很難理解梁政府這種破釜沉舟與爾俱亡的氣魄。

梁文道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