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1月04日

大學之道 - 梁文道

諶洪果辭職,導火線當然是他來香港開會之後受到的對待。但也有人說,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他老早就是個在政治上惹麻煩的激進自由派份子,今天學校串連官方收掉他的出入境證件,是多年問題積累的結果。
但他真的激進嗎?什麼又叫做在「政治上惹麻煩」呢?追問下去,便能發現今日中國的高等教育不只有問題,而且還有很大的問題。沒錯,早在這次會議之前,他就和他任職的西北政法大學發生過衝突。最近的一次正好發生在去年11月,當時有鑒於西安剛剛發生過的反日遊行演變成打人砸車的鬧劇,他覺得公民社會的自我管理和公民間的健康關係十分緊要,於是辦了一個讀書會,打算給全校有志於此的同學一次共同研討的機會。後來,在沒有任何具體理由的情況下,校方發令禁止了這個讀書會,也拒絕提供任何場地。諶洪果的回應則是把讀書會搬到自己的辦公室,同時提醒參加者以公民身份自己衡量要不要來。
那天來的人不少,辦公室坐不下,於是大伙站到大樓二樓寬敞拐角讀書,一邊頂住陰冷天氣,一邊探討韋伯的《學術與政治》。事後,所有來過的學生都被叫去問話,而洪果的做為自然又激怒了校方,無異坐實了他這個麻煩人物的身份。
到底問題出在哪裏?不太可能是那些書,韋伯和托克維爾有什麼問題呢?校方似乎暗示,教授不該不顧正業,教書做研究便好,搞什麼讀書會?可是一個教授在繁重的教研任務之外,還願和學生多花時間讀書,這不只是個好老師的明證,更是正常學院生活的應有之義,又怎可能是個麻煩呢?有人猜測是不是洪果平日言論太過大膽。但看過他文字的人都知道,他理性溫和;而上過他課的學生也曉得,他真的相信韋伯在《學術與政治》裏所說的,課室外儘管以公民之身議政,課室內則嚴守中立,不倡任何主張。又有人說,是讀書會的名字敏感,讀經典也罷,何必叫做「公民自治與合作計劃」?
我們還可以不斷猜想下去,只不過當一個人被認定是敏感人物之後,理由就不再重要了。一間大學公然不許教授辦讀書會,沒有明確說法,意思就是要大家心領神會,不許就不許,原因大家感覺得到就行了。但這是一家大學該有的做事辦法嗎?這是學術求真講理的大道嗎?洪果可不這麼認為。(歲末懷友之二)

梁文道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