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5月19日

這又是一場鬥爭 - 梁文道

到底是誰提出要修改《逃犯條例》?這件事情爆發以來,坊間一直有不同的傳聞。最初很多人聽說這是香港政府主動提出要承擔的任務,而且第一個想幹這件事的人,甚至不是特首林鄭月娥本人,而是她手下的官員。本來這也是很有道理的,因為在過去十多年來,幾乎從來沒有人聽過中央政府要求香港應該修改《逃犯條例》,好配合內地抓捕逃犯。前幾年還有一些曾經任職中聯辦的內地法律專家,專門撰文陳述過此事的難度。一些資深建制派人士如唐英年先生,則說修例不是中央的「硬任務」,純屬香港特區事務,「不存在中央要求在限時內通過修例的說法」。香港朝野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的立法工作,畢竟這是中央政府早已三申五令,香港必須完成的憲制責任。怎麼現在會忽然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拋出一個殺傷力完全不下於二十三條的「送中條例」呢?不過,在過去一個星期,我們又看到中聯辦甚至港澳辦也都站了出來,表態支持香港政府的做法,甚至召集立法會建制派議員,要求他們替政府提出的法案護航過關。於是有些朋友恍然大悟,發現這件事情果然是由北京發動,之前的江湖傳聞全都是錯的。

我沒有,也不可能得到任何最真確的消息,不會知道整件事情的來由。但是我覺得只要把內地官場的某種邏輯套在今天的局面上,香港政府主動推進修訂《逃犯條例》的消息還是說得通的。不妨來一次思想實驗,用上一點想像力來推演其中的來龍去脈,就算遊戲,就算不符合事實,或許也能夠提供一些線索,幫助我們掌握香港現在和未來的走向。

今日中國,沒有比「講政治」更加重要的事情了。在這種氛圍當中,要考察一個官員的表現,判斷他的前途,首先要看的就是他在政治上是否「過硬」,該亮劍的時候有沒有亮劍,面對艱困的時局有沒有迎難而上。就像我去年在這裏寫過的,同樣的情形也正在香港發生,使得政府機器在文化上漸漸和內地接軌,往日公務員所標榜的「政治中立」註定只是一則過時的神話。所以香港特區任何一個官員或者高級公務員,在職場生涯是否還能更進一步,就要看他在政治上頭是否能夠有所表現了。

香港官場本來是個死胡同,除了極少數的例外,英殖年代的高級公務員任滿之後通常只能解甲歸田,沒有辦法回到倫敦更上一層樓。回歸之後,本地高官退休,要不是加入一些法定公務組織,在建制外圍發亮發光,就是當個社會賢達。唯有特首或許還能充任榮譽性質的國家領導人職位。可是今年四月,前香港警務處處長曾偉雄先生卻能上京,成為國家禁毒委員會副主任。儘管我們仍然可以說國家禁毒委員會的副主任有好幾個人,曾一哥擔任的恐怕也只是閒職;但這到底是打開了從前曾經緊閉的大門。以後會不會有更多香港官員能在特區升到頂點之後,再上北京煥發他的政壇第二春,替整個國家服務呢?所以特首底下的高級官員就算沒有未來能夠接班特區大位的寄望,也一樣能找到步步高陞的途徑。

再說林鄭月娥本人,自從慈山寺的「握手事件」之後,她對中聯辦的態度可謂路人皆見。事實上她一直以強勢領導自命,圈內人都曉得她對曾蔭權在位後期以來,中聯辦涉入香港事務日深的情況非常不滿;亟欲重振朝綱,確立特區政府方是中央在港施政唯一代表的地位。問題是這麼多年來,「西環」羽翼已豐,樹大根深,在體制內的影響力早已蓋過特區政府,林鄭月娥和她的官員們還能怎麼樣搶奪回特區的主導權呢?其中一個辦法就是「講政治」,甚至要在政治上表現得比中聯辦更激進,更硬朗,比如說要比中聯辦更加關心國家安全和國家法網的完整。修訂《逃犯條例》不就是一個最好的表現嗎?連中央政府都沒有說這是硬任務,至少不算是當務之急,而且難度極大,阻力甚巨,但你居然都能不畏艱辛,「擼起袖子加油幹」,這難道不是對國家的忠誠嗎?

這果然是一個極為困難的任務,經過近日的連番討論,大家都能看到這條條例的修改若是通過,將為香港帶來很多不可預料的後果。於是面對社會上日益增高的反對聲浪,以及外國商會乃至於多國政府逐步升級的質疑,本來該顯現強勢領導的特區政府居然顯得手足無措。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在近年北京認識和理解香港的特定角度下,可能便成了一場特區政府為了彌補國家安全漏洞,卻面對香港反對派動員市民,和西方反華勢力串聯造勢的重要政治鬥爭了。

我很能夠理解李柱銘先生等泛民人士為此訪美的用心。基於香港是世界上其中一座非常重要的國際金融中心,把香港事務提升到國際層面,希冀他國奧援,早已是香港泛民主派的慣性路徑。並且我們還曉得,這種做法實在是沒有辦法的辦法,除此之外,他們很難想像得到還有什麼妙策能夠阻止特區政府。相反地,香港建制和中央政府則有另一種慣性,就是把所有這些行徑都理解為勾結西方勢力,挑戰特區以及中央政府的權威。所以在政治上講,它便成了大是大非的原則問題,是半步不得退讓的鬥爭。所以中聯辦和港澳辦也都要主動或者被動地循着這個邏輯加入戰場,接過特區政府自己啟動,但是又沒有辦法獨立完成到底的工作。假如「中環」「西環」之爭的傳聞是真的,現在這個境況豈不更加證明,少了「西環」,中環根本什麼事情都幹不成嗎?關鍵時刻,果然還是「西環」最靠得住。

恰巧現在碰上中美貿易戰戰況正熾,雙方攤牌在即,於是香港修訂《逃犯條例》一事變成了桌上的籌碼。一邊是國家的安全和尊嚴,以及要讓香港進一步整合進全國體制之內的既定路線;另一邊則是這座金融中心在險惡的國際環境下遭到巨挫,朝着喪失獨立關稅區的地位再邁一步。對中央而言,哪一邊的分量更重呢?我依舊大膽下注,前者一定比後者更重要,因為這真的是個講政治的年代,正如整場貿易戰的結果一樣。

梁文道
電郵 :
bibliophile.apple@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