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5月17日

佛國導遊 - 楊靜

他的名字叫Pok──他讓我和他念了兩遍,看我不太相信的眼神,就從tuk- tuk的雜務箱裏找出了兩本英文旅行書。一本是英國人寫的,一本是澳洲人。兩個人都在阿育塔亞那一頁提到:「如果可能,請通過接待你的當地人找一位了不起的導遊Pok先生,他的標誌是臉上有一顆長毛的黑痣。」
書頁早就被翻壞了,這一分鐘又滴了兩粒汗珠上去──泰國的10月和香港的7月差不了太多。阿育塔亞是距曼谷不到一小時車程的古代皇城遺址,我誤打誤撞上了一輛指示不明的小巴,晃了不久就在土路和私人別墅交相輝映的城邊下了車。旅店老闆娘高大又不失嫵媚,向我推薦了Pok的四小時導遊行程。
這位古城最好的導遊已經六十多歲,他當然沒有導遊執照,也沒有去過甚麼導遊培訓。他年輕的時候憑藉「厚臉皮」和「膽子大」,從來這裏朝聖的嬉皮士那學會了英語,也無師自通的導遊起來。這個老伯伯個子矮而敦實,古銅色的皮膚緊貼藍色的T shirt,臉形介乎圓臉和國字臉之間,大眼睛是琥珀色的,可能是多族混血的結果,整個人就像熱呼呼的泰國秋天,友善而又天真。
幾十年來他開着tuk- tuk在土路上顛簸,聽了我的時間和要求,五分鐘就計劃好了一個「應有盡有」的行程:泰國國王為紀念中國公主建立的佛像、被緬甸人燒毀的皇宮的遺跡、長在樹幹裏不停升高的佛祖頭像,還有佛寺中午某個時刻才有的某種儀式。每到一處,他必要站在主要建築物的正前方,清清嗓子,拉長聲音說:「Ma~ny Ma~ny years' ago, there was a King……」我問到底是多少年前?他搖頭說,具體年份總是可以查的,但這並不重要,因為不管多久都是逝去的、摸不到的歷史。入到佛殿裏面,他總會往香火箱裏塞二十塊,「我大部分錢都給了寺廟,謝謝佛祖保佑我和我的家人。」
說到家人,他起初眼睛一亮,不無炫耀地談起他講英文的、在曼谷工作的女兒。可是我再問多些細節,他的嘴角就抿緊了,吸了口氣,看着佛祖說:「我的女兒讀書、工作,然後就不再回來了。她很多年都在曼谷,從不探我,我想是忘記我了。我的兒子很帥,很多女人迷戀他,他和一個很好很好的日本女人結婚了,就在阿育塔亞。本來我每天想到這些都很感激佛祖的眷顧,可這些年他開始吸毒,甚麼都沒有了。」不過旋即又擦擦汗,換個語調安慰我:「不用為我擔心,我的國王和佛祖都照看着我,在阿育塔亞我永遠都不會餓死。」
大殿裏忽然安靜下來,人們跪倒在地,親吻在入口處領到的黃色布料,然後把它交給身邊的僧人。不多時,佛祖腳上有幾個僧人現身,他們把這些布匹繫在一起,再用力拋向座下。所有人都跪着,抓住長長的布,把自己藏在其下。
Pok拉過我坐下,抓起布的一角說:「這是許願的時候了,佛祖聽得到我們的聲音,你也和它說說你的祈禱和願望吧。」我側頭看着他閉上閃亮的眼睛,也忙在心裏禱告希望他一切如願。

mailto:mcwriter@appledaily.com

楊靜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