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2月27日

流 浪 - 楊靜

她是那間中學最明麗的少女,愛笑自是不必說,有種帶香氣的輕盈。
那是出名女校,穿什麼、說什麼都要合乎規矩。讀書第二年,學校忽然決定不可以留長髮,不可化妝。「超過適度範圍的美麗」,訓導老師說:「是壞品味和虛榮心的產物」。但並無礙,她別出心裁把兩邊頭髮剃到最短,後尾留小辮。正面看,可以騙到人還是長髮少女,側面則是小頑童。
年少的她只覺得時光難捱,每門課都那麼長,練習題沒完沒了降落在課桌上,抽屜裏的小說和漫畫,卻沒幾天就統統看完。
放學鐘響,她拖拉收拾書本,眼角偷偷留意隔壁桌男生——少年雙腿修長,籃球打得幾好,人卻淡淡的,不愛說什麼。眼看時機正好,她和他並肩走出教室,裝作偶然同路,走向他家方向。
廿分鐘的路程眨眼到底,在最後一盞路燈下,她捨不得說再見:「其實你長大後最想做什麼?」他輕輕咬住下唇,認真想過:「不是好清楚,可能做個心臟科醫師。我之前做過心臟手術,希望以後有能力回報有病的小朋友。那你呢?」她即刻為自己的沒志氣而臉紅,但還是誠實回答:「我想到處流浪,每到新的城市,就找份小工,白天工作,夜晚探索,然後賺到足夠路費,就出發去下一個城市。」他揚起眉毛笑:「我沒想到夢想可以這麼浪漫。」
揮手作別,走出幾步他回頭說:「祝你美夢成真,雲遊四方!」她心跳太厲害,急忙轉身低頭,走回來時路——她家本在反方向。……
不知為何這幾日睡醒,她腦中都要閃回十年前那幕,少年的面孔和黃色路燈混在一起,又閃爍又溫暖,可惜距離遙遠。
昨晚流下的淚,在枕頭打出兩個窩。她很快起身,着衫,給寶寶餵奶,吃早飯,化妝,準備返工。丈夫出軌的消息,並沒打破生活節奏。
他手機上那條簡訊每個字都香艷:「怎麼我這隻新唇膏很好味嗎?又被你吞掉。」可他仍振振有詞,不適應婚姻生活,財務負擔太重,覺得和當下年輕人脫節,想要看看別人的生活是怎樣。
她相信也不全然是假話,恨意都衝着自己來。鏡子裏的女人眼中沒有光,用十年光陰悄然吞噬當初的少女。十年,城市她只去過兩個,匆匆落地,工作,結婚,生子,被織進密密的生活網中,無法喘息。畢業後她和男孩失去聯絡,聽說他也結婚生子,做了工程師。丈夫都是長手長腳,不過就很會說好聽的話。
她不知自己是不是已經長大,可能夢想這回事,本就是青春的點綴,越不可得,越難忘懷。

楊靜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