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8月27日

沒有身體的文字 - 楊靜

文愛,又叫文字愛,是大都會男女兩不相見,但在網絡彼端和有緣人通過鍵盤談情說愛的空間。當然不只說些好聽的話,不少人其實有些慾火焚身,會打出香艷的文字,你來我往,再虛空不過地造愛。
她沒有想到自己盡然會癡迷於此。婚前她有過幾個男朋友,但大家好像對那事都不感興趣,時間用在高雅的消遣上,聽古典音樂會,或是去學打高爾夫球——她努力經營自己,希望到中年時,仍然可以中產、健康。幾個女朋友,都是整日為愛情魂不守舍的類型。她常常充當她們的感情顧問,迷茫時提供意見,失戀後提供肩膀。人人都說她冷靜到冷血,她不做辯白,交往着一樣不會讓情慾上腦影響判斷的人。
其中一個不出意外和她結了婚,大家相敬如賓,像普通夫妻一樣吃飯、睡覺、看電視。因為暫時還沒有計劃生小朋友,性生活也按健康雜誌上推薦的那樣,每周或每月幾次,用手機App標註提醒。母親來探望新婚的她,住了幾日後也嘖嘖稱奇:「你們分明像同一屋簷下的兩個租客。」
她很為這樣的境界自豪,直到丈夫出去長期出差。大約一星期後,她覺得孤獨,雖然本也不會和他特別親熱,但屋子裏全灰的裝修吐出冷氣,空蕩蕩似乎喘息都有回聲。她也會打電話,但那種眼紅心跳的話面對面都擠不出來,更何況乾巴巴對着電話。
她忘記怎麼去到那個同城的文愛網站,一開始只是靜靜看別人寫過火的話徵集文愛對象。直到有天一個同樣沈默的人和她開啟私聊窗口。他發言並不猥瑣,但像用雞毛撢子撓她的心,幾段和風細雨的再忽然一句讓她措手不及赤裸裸的進攻,她有些驚,藉口有事下線。可閉上眼,那些挑人的詞語就在她肌膚上遊蕩,想要找個空隙鑽到她身體裏去。再上線,他還在,似乎知道她會回來。
先生回來後,她仍偷偷摸摸地在夜晚上線,黑暗中她變成自己認不出的樣子,像是要補償整個青春期的自持。有幾夜睡前她心頭仍有小火苗,就委婉摩挲丈夫的背,他親她的額頭:「這周末應該來一次。」她轉身對着沒有光的窗,一邊撫摸自己一遍回想那些沒有身體的字。

楊靜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