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10月15日

酒 鬼 - 楊靜

我不喜歡見到的人裏,大伯排在前幾位。
他壯年時人高馬大,我總覺得他有一堵牆那樣寬、那樣厚。那些年他春風得意,在一家建築公司行政部門做着小小的老闆,手下管着幾個人。
他做官上了癮,所幸做到家裏來。無論是中秋、新年,還是誰家老人過世、孩子滿月,酒桌他都坐主位,從頭嚷嚷到尾。
難得遇到我們小孩子愛吃的酸甜味道的食物,來不及吃幾口,就得站起身來聽他致辭。單位裏會開的多了,空話套話張口就來,一半是流行歌曲,一半是大小會議上屢用不爽的萬金油式話語,「為了孩子們的明天」、「血濃於水一家人」,然後是大段的憶苦思甜和展望未來。有時一站就是十分鐘,我們眼睛瞅着角落裏電視機上的卡通片,每隔半分鐘裝腔作勢地點點頭,千辛萬苦等他一句:「好了,話不多說,感情盡在酒中。」這一關好不容易完畢,又要開始給長輩敬酒,他排行老大,自然先要走過去敬他,他掄着手掌大咧咧在我肩上猛拍:「你可要好好學習,報效祖國,報效父母!知道嗎?」
酒桌上其他男女這時候既是他的戰友,又是他的敵人。幾乎吃兩筷菜他就想起一個由頭要碰杯,自己碰是不盡興的,死活要把酒也灌進旁人的肚裏,他喜歡盯着人的嘴巴和喉嚨,見證酒流進對方身體的過程。這樣的速度,幾瓶白酒說話就沒了,菜還剩大半,他匆匆夾幾口,歪頭睡倒在沙發裏,不多時準會打起呼嚕,聲音巨大,震到自己堆起來的肚皮有節奏地顫動。
後來不知怎麼的,他的官沒了,好歹撐到退休,算是徹底沒事幹。平日往來的客戶和下屬都人間蒸發了,他眼巴巴盼着親友聚會。時間定好,他就給各家打招呼叮囑要帶酒。他的眼睛腫得厲害,上下眼瞼擠在一起,像胖肚子金魚,說話還是聲如洪鐘,內容依舊空洞,我遠遠躲着,生怕被他拉着勸酒。
有次在路上碰到他,是難得清醒的狀態。三伏天他穿着一件印着英文字的T恤,都是不雅的詞,我想他並不知道。我們笨拙打了招呼,忽然冷場,半晌他才說:「天太熱,你多喝水,啊,感情盡在水中。」沒有酒精,他原來是說不出話來的。

楊靜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