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0月22日

考試的魔咒 - 楊靜

《出貓特攻隊》劇照(互聯網)

常常看到朋友寫字說做夢夢到考試,有人如張愛玲,專夢「大考的早晨」。那是種重未遠去的緊張感,像幽靈在門口徘徊,一不小心就給它溜進來吸走你的精氣神。也有人夢到聲勢較小的隨堂考試,沒有那樣生死攸關,但仍怕鈴聲響起,試卷還是白紙一張。

考試如魔咒般輕易裹挾了我們的一生。它在我們很小的時候,就成功演化為我們理解世界、認識自我、適應社會的工具。它把很多可以做其他解釋的命題,譬如合作、實驗、冒險,統一定義為競爭、恐懼、浪費時間……

成績不好的同學也許厭惡優等生,尤其是總不知足的那種,明明考到差不多滿分還要傷春悲秋。但優等生的難過也是真的,他們需要用考試來證明自己,但永遠有新的考試,於是滿足就無限期延後。優等生的優秀無法保證他們能夠快樂,甚至導致他們不快樂──如果你自小就認同人生的意義是贏,你很可能會變成自己的角鬥士,只有戰鬥,沒有生活。

另一種夢魘與恥辱有關,比如在巴士裏洗澡,或是在課堂等待老師唸出考試成績。作為優等生,我曾很喜歡後一種儀式。老師按分數高低把試卷排好順序,乾咳兩聲,從低到高報出成績,被唸到的人這時上台領試卷,成績好時覺得是種摸不着但很真實的榮光,又不敢太招搖,畢竟這種榮譽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成績不好則羞愧萬分,邊走邊責備自己。快樂悲哀,驕傲自卑,簡單的秩序如是建立,一切都和成績有關,考不好,沒有資格休息,沒有資格享受。

在這些恐懼之上,建立着無數產業,教輔書、補習社、護眼燈、營養品,他們說要幫你應對考試,彷彿考試是大家共同的敵人,很多年後我才懂,考生才是敵人,只是考試產業不會消滅我們,它折磨我們,再給點甜頭,最後一步一步將我們調教成最好的奴隸。

楊靜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