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9月30日

監視的慾望 - 楊靜

《奧威爾》遊戲畫面(互聯網)

這兩三年來有很多以監視為主題的遊戲。遊戲擅長生產沈浸的體驗,故與同主題電影不同,後者往往選取被監視者的視角,講述如何躲避、如何逃離。近來的遊戲則喜歡讓玩家體驗監控別人、無所不能的快感,但巧妙在於,又會把玩家控制角色設計成大時代裏一個無關輕重的小人物。準確來說,監控是系統完成的,你只是整個產業鏈上隨時可以被替代的一環。

較早的監控靈感來源多為蘇聯或其他共產主義社會,譬如像素遊戲《請出示你的證件》雖然強調遊戲背景是一個不存在的國家,但畫風和語言讓你很快就明白這是平行時空裏另一個蘇維埃國家。這個遊戲裏的監控依賴的還是前電子時代的重要工具──人眼,玩家扮演邊境上一個小小的出入境工作人員,所要做的就是核對簽證信息,同時也要緊跟政治動向,調整自己的工作方法。另一部《旁觀者》,玩家扮演的則是蘇聯某地的大廈管理員,全天監視住戶在大廈裏的行為是否違法、是否反革命,而監控工具則升級到了簡單的攝影機,不過視野有限,所以仍然有看不到的角落,需要人跑去門外趴着偷聽。

到稜鏡門廣為人知後,也有不少設計師覺察到監控並非共產專利,系統也不僅僅是政治系統,譬如柏林獨立工作室做出的遊戲《奧維爾》,是所謂自由世界的全息電子監控軟件,玩家這次扮演的是一個外包工人,享有部分系統全息,可以入侵該國市民的各項電子設備,監視監聽。而美國遊戲《不要餵猴子》就更奇怪,你甚至不知道你在為誰監控,許許多多在公共和私人空間的攝像頭源源不斷給你送來訊息。而最近的迷幻遊戲《催眠帝國》裏,你監控的甚至是人們的睡眠世界!

沈浸式的體驗中,監控是有快感的,大量的信息撲面而來,你甚至比當事人還清楚記得他做過什麼。窺視慾望固然正常化了這種邪惡的快感,另一方面,是否監控與被監控已是「新常態」,大家都已經接受了它將無處不在,然後開始鼓勵自己去學習反監控和反過來監控回去的能力。

楊靜
電郵 :
allisoninheidelberg@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