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8月28日

蘋果樹下:孟君姐姐 - 沈西城

下雨天,回憶多;刮風日,思念夥。劉培基的《舉頭望明月》讓我一頭栽進追懷的網。六九年某天,我接到《時代青年》月刊一封信,邀我出席《飛女正傳》徵文比賽頒獎禮,地點是堅道明愛中心的禮堂。去到會場,出席者眾,除了《時代青年》主編尹雅白神父外,還有導演龍剛和女作家孟君。對這兩位知名人物,我印象很深,因為幾年前,曾經跟他們有一段非正式「交往」。先說龍剛吧。原名龍乾耀,安徽人,父親是粵劇男花旦小珊珊,可龍剛不喜粵劇,投身影圈,拍粵語電影,他的開山導師便是「邵氏」的周詩祿導演。有一年,大抵是六○年冬吧,我聽得「東華三院義演」新馬師曾高歌《萬惡淫為首》,一時意動,打電話到電台捐款,款項十元。過了大約一個星期,傍晚時分,有人按家裏的門鈴,我開門一看,面前站着一個三十不到的青年,手上捧着一本厚簿子,一見我問:「請問葉小朋友在不在?」他一開腔,我猛地想起來了,那不是銀幕上的「大壞蛋」龍剛嗎?我叫起來:「你……你是龍……剛?」他微笑地點點頭:「我來收善款。」原來龍剛義務為東華三院收善款。龍剛有一顆仁慈的心,跟銀幕上的他有很大的差異。至於孟君,我管她叫姐姐,相識比龍剛還早。五十年代末期,香港有一本暢銷婦女月刊叫《婦女與家庭》,孟君每期都在上面寫愛情文章,解答少男少女的感情問題。我二姊那時情竇初開,有了感情煩惱,投信請教,未幾得到回信說「雪筠小姐:頃接信件,知悉一切,孟君姊姊不反對你談戀愛,這是少女必經過程,我只希望你別因過度的投入愛情而疏忽學業。愛情跟學業應該並進。」隨函奉了一張側面玉照,梳着奧米茄髮型,還用墨水筆簽了「孟君」的名字。
孟君那時三十不到,目若流星,盎藹如春,我只看了一眼,就刻在心版上,想不到,在頒獎禮上,居然同時看到龍剛和孟君的真人。龍剛珉文爾雅,講話徐疾有致,大方得體。他上台致辭,闡明拍攝《飛女正傳》的原因,就是要喚起家長對青少年教育的注意。頒獎禮完畢後,尹雅白神父招呼龍剛、孟君跟我們一班青年茶聚,席間,尹神父提議組織一個「青年筆會」,由龍剛和孟君出任會長,他則從旁協助。此議甫出,獲得與會青年一致鼓掌贊成。青年朋友都愛寫作,孟君是名作家,自然最受歡迎,都纏着她請教寫作的問題,孟君細針密縷,言出有章,一一解答。從那時起,「青年筆會」一個月總有一個週末下午在「明愛中心」開會。起初,孟君、龍剛都會來主持會議,後來就少出席了。聽尹雅白神父說兩人是為拍電影忙,孟君編劇,龍剛導演,一連炮製了《昨夜夢魂中》和《珮詩》兩部賣座電影,成了紅編劇、紅導演,自然沒時間參與「青年筆會」會務,這個六十年代末的一個小型文藝團體很快崩分瓦解。到了九七年,有朋友告訴我去年孟君姐姐心臟病去世了。其實香港最有資格寫孟君的人,是作家馮嘉,他是孟君的誼弟(孟君原來馮姓),他在網上留下了這樣幾句話──「她是一個奇女子,對人對錢都不擇手段,善於利用他人,所以真朋友不多。」也許這便是真正的孟君。

沈西城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